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生辰八字查詢梟印過重怎么樣

解夢佬 5 0

財、官殺,跟食傷的孩子也談過了,這次輪到討論印。

如果家長們以為培育食傷孩子是最頭痛的,那就不對了,因為現在要談的印梟孩子,在培育上才是讓人最容易感氣餒的。

先談一下在十神關系中何謂印梟。印梟在生剋上是生身的,如果自己是火的話,那生火的木就是其印梟。在類象上,就是向自己輸入的人、事、物。人包括如母親、長輩、老師、醫生,不斷提供衣食、庇護、幫助等的人;事包括保護、關愛、飲食、學習等事情;物包括食物、書本、房子、藥物、車輛、工作地方等。當然了,如果要類象到心性上,也會跟這些人事物扯得上關系。

孩子的心性上來講,印代表愛靜靜學習、饞嘴、喜受保護、像長輩的慈愛等等。而表現上會怎樣呢?當然而視乎其程度而言,因為任何心性的表現,只要是過分了,就由原本好的也變成了不好。愛靜靜學習一般都愛看書,而愛看書本來是好的表現,但如果因為愛看書而不喜做戶外運動,又不喜接觸現實世界的人事,讓自己變成木訥的書呆子,不懂人情世故,又只管窩在家里。所以單單一個愛看書的表現,就可能讓孩子進而表現為蛀書蟲、宅男女、交際白癡、孱弱書生,甚至是別人目中的笨蛋,或者自閉。

再看看喜受保護,誰不喜受保護?但官殺會怕丟臉而變成了危機的意識,而傷官又會被受束縛而寧愿減少保護。可印的孩子不是這樣想,因為輸入或生入的特性,他們對于能生入的保護很有需求,希望有源源不絕的輸入感,也就是希望不斷受著保護和照料。當孩子不斷需求照顧和庇護,就會對很多事情都缺乏了自理的能力,會坐著等待幫忙。然而,因果是循環并存的,可以是孩子本身印的心性很強,什么事也等著被照顧,也可能是因為自小就有一些很渴望照顧孩子的家長在家邊,令孩子變得越來越印而缺乏自理能力。

說印梟 (下略稱印) 的孩子是最難搞的,并非基于以上的表現,而是印的兩種特質,其一是懶散,其二是隱藏。

第一種特質懶散,其源由于印是輸入己身這個五行相生的特性。輸入包括了之前所講的關顧照料,既然衣食住行供應俱全,印心性的孩子會傾向安于現狀,更進而對什么事情也容易滿足。換句話說,印的孩子會有不思進取的傾向,而行為上變得較為懶散、執行力低。更可怕的,因為印主輸入,即自身不斷去接受外來的輸入,不具反抗性,所以印的孩子又能忍受。他們不是忍受努力不懈那種辛勞,而是能忍受別人的指摘,可謂逆來順受,打我罵我也無怨。所謂「人到無求品自高」,無求的印道孩子如果具備這么高的「品格」,任憑家長如何責罵、鼓勵和推動,就像拳勁掌鋒打進了一個有進無出的巨型棉花球 (其實足夠印的,是黑洞啊!) 一般,一陷進去已化得無影無蹤。印跟下次要討論的比劫,在十神的生剋關系中都是幫身的一黨,在特質上,它倆都是比較忠于自我,也是比較出世,而不像之前所談及財官食傷般帶著比較多入世的人生觀,容易受外來刺激所干擾。

這樣的孩子十分難搞。使硬的,過不了多久又回復原狀,況且也傷了親子的關系。用軟的,他們對利誘的動機也很低,何況以食物利誘的話,吃到癡胖了更越發不想行動。

第二種特質是隱藏,更麻煩。不像食傷從日主洩秀,什么也藏不住 (包括秘密),可印是生入日主的,藏了就洩不出,所以印孩子比較能藏秘密。他們不單能替人守口如瓶,就連自己的心事也不吐露。官殺跟財也不太喜吐露感受,前者因為危機感憂慮受罰,后者因為怕傷害到別人不好受。但印就不同了,只是因為安全感不足,或者因為無以名狀的孤獨感,所以不愿意說出來。實際上,如果印太強而無制,即是說十神五行中能剋印的財才也比較弱而無力,甚至沒有。還記得財才主什么能力嗎?對,是溝通技巧。因此印道法的孩子的溝通能力不太出色,表達上欠缺技巧和流暢,反正自己說不清楚,說了別人也聽不明白,倒不如藏在心里。

這個特質使印孩子跟官殺孩子都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心事隱藏而不為人知,只是官殺是藏著掩飾自己卻悶焦慮,而印是藏著純粹悶郁結,但結果都是一旦被發現有問題了,很可能已到了事情的晚期、無可挽救的階段。這里順帶一提,一般情況下,官殺孩子惹的精神問題是焦慮癥,而印患的多會是憂郁癥,從精神醫學上是有差別的。

這么難搞的印道孩子,要家長們如何去培育呢?

1. 輕度印梟道:

命局中印梟作為稍過的十神,表現雖是最突出的一個,但卻不會太激烈,這就會在正面發揮到較被認受的表現。這種孩子有學習意慾和善良,雖然做事慢條斯理,但勝在給人穩重的感覺和較可靠可位。雖然年紀小小的孩子,也會帶著成熟的味道,亦有學術樣子的書卷氣或者老氣橫秋。

話分兩頭,前面一味的踐踏印道孩子,說他們難搞,但其實那只限于程度較強烈的情況,如果是輕度忌性稍過社會中道的,反而是所有十神中最好培養的一類。所謂最好培育,是廣泛對應于一般社會的家長期望,大多是在求學時期用功讀書、努力學習之類。因為這個程度的印孩子,會容易將印發揮到好的一面。他們喜愛文靜的生活,喜歡安靜地看很多書,吸收大量知識。印梟分正印和梟神,正印是生日主的異性五行,而梟神是生日主的同性五行 (異性同性指的是陰陽關系)。正印的孩子對學校課本所授的知識感興趣,而梟神較特別,反而喜歡學習學科以外的知識。這里不再深入講述兩者喜好跟陰陽差異的原因了,一來篇幅又會大大增長,二來也不是本篇要談的目的。

他們除了正常的玩耍外,其他時間都會喜歡主動拿著書本看,比如睡前會看書,甚至去廁所也要看書。除了印作為輕度忌神,所以命局一般都是平衡外,如果原局組合制化得宜,這些孩子學習的事物都能馬上學以致用。 

在品行方面,他們一般都善良、溫文,又不愛跟別人爭斗,而且也不會隨便出口傷人。在學校里,由于品學兼優,很容易得到老師們的信任和偏護。他們品行好是因為滿足而不爭的心態,不像官殺般的刻意掩飾自我。所以說,相對其他十神來講,印孩子只要印的忌性不太過,反而是表現上最理想的。

然而,如果沒有得到好的制化,即使一個平衡的格局,印的忌性不太過,也只會在品行上表現得很能被社會道德規范所認可,但在讀書方面就未必一定理想。因為印強的話,就代表輸入多和強,在表現能力方面,還是要靠食傷洩出來的。若果食傷不足以洩身,就會有讀死書的情況,在作答考試題目時,可能會冒失看錯題 (也是源于滿足感而隨遇而安,就容易忽略細節)、不理解題目的真正要求、懂得答案也沒法合適表達出來等情況。如果家長遇到這情況,基本上不用對印孩子進行道德的培訓,反而讓他們多練習標示題目關鍵字詞、拆解題目的捷訣、表達的技巧等。這樣可以幫助孩子在校內應試時提高個人自信心,但卻未能讓他們真正學會溝通和處世上聰明一些。

印的孩子的知識量可能比其他孩子要大許多,然而腦筋的靈活性不強,只能吸收但不太能融會,也缺乏快速的理解和領悟能力,所以印孩子不是以聰明作為個人特色。很多印的成年人都是有智慧的,而且都是大智慧,懂得如何讓人生擁抱真正的快樂,他們都不是追求世俗小聰明的人。我們這些世俗人會比較不明白印道人的智慧,于是將他們歸類為不聰明的人。事實也是如此,印孩子不聰明,他們安靜,也可能在形而上的追求有突出表現,但不會是靈巧可愛型,也不機警和聰敏。要知道,聰明是不能培育的,即是智商本身是難以增長的,家長們不知道嗎?我們只能增長知識和經驗,卻不可以增長智力。

印孩子難以培育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印在十神的分類上佔據一個特別的地位。印跟比劫既被稱作幫身的一黨,換言之在不少比例的八字中,印只能制不能化。因為如果印為忌時,比劫也多為忌,印化洩到比劫這一家人去,只會令比劫的自我固執特性表現得更強烈,更有所恃。因此,要培育印的孩子,必須要八字的原局也有財星出現,方能制著印的忌性;若然原局財的力量不足,就代表孩子的心性上根本甚為缺乏財的特質,無論怎樣去栽培,也不可能讓原本沒有這特質的加強到足以應付忌神的力量。家長們也好,易友們也好,至此也必須要很清楚醍山的命理中忌神的真義,如果還不清楚,還請參閱「忌神的真義」一篇。能稱的上忌神,就代表其對整個命局的影響力能超越了「中」,數字化點說就是其影響力超出全部的50%以上,哪怕在原局中只有那么一點點的半個字。因此,如果印在命局中作為忌神的角色,就表示這方的影響力已是全部之中最大的,不管是大得跟其他心性差了很多,還是只剛好差了一點。所以財作為能夠被用到的一方,其本質的影響力一定少于一半,也一定小于印的。如果財很有力,也只代表跟印的影響力旗鼓相當,何況完全沒有,或者只有少許呢?

說到這里,不禁又要抱怨兩句,不少人以為八字缺什么就用什么,這概念是很不正確的,因為八字中所缺的,外在如何加強也是無法感應得到,又如何能用得上呢?八字原局是一個人的本質啊!當然,那豈非表示沒有財星的印道法孩子就一無可栽培之處了?不一定,如果本身命格都是平衡的,印只是輕度忌性,本身印的特長已大多能發揮到正面的學習和誠信上面去,也不用刻意去克制它。若果真要「用」財去克制,那也是可以,但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神,并非家長們和印孩子能吃得消。首先要有財的大運在周遭加強了財方面的事物出現,又最好配合財的流年,又要家長們不斷以財心性的培訓每天迫令印孩子去學習和練習,直至成為了生活的習慣。印孩子就是印的心性為主,后天不可能改變,但可將財心性發展成生活習慣,以第二刻意反應的財去盡量抑制第一潛意反應的印。然而,說來容易,家長能捨得這么做嗎?要記住家長的本質很可能也是印道法的,才生下了這個印道法的孩子,首先家長捨不得不愛護和溺寵孩子,也很可能沒意慾或動力去逼孩子。印孩子又是推一下動一下的,要推動他們十分吃力不討好。要改變既有思維模式是很痛苦的事,也不容易,強迫讓孩子這樣做,似乎也不應是命局所反映的實際情況,因此家長們和孩子們都大多堅持不了。要改,亦難似登天。

正因如此,能培育好一個印的孩子,最好還在命局中有足夠力量的財星的心性。什么是財星的心性呢?要記住一點,是財才為道法,即以財才為忌的,而現在談的是要用財才,所以只要命局有這財星,哪怕家長們讓印孩子如何發揮其財才的心性,也不會造成財才表現在負面的忌神情況。怕就只怕印孩子能否將財才心性,發揮到克制印梟的水平。

以輕度印梟為忌的情況來說,如果命局本身已有財星制約印星,根本是不需要做些額外的事情培育孩子。即使沒有財星,正印也不太需要用財星克制才發揮正面,只是梟神就有一點兒需要,畢竟他們比較容易離群孤獨,久而久之就十分缺乏人際溝通的能力。下節論及中度印梟忌性的孩子時,再詳述培育的方法。

2. 中度印梟道:

印道法達至中等程度,說明了孩子受寵溺的程度已不小了,基本上家長和長輩們一向都慣著這個孩子,什么也替安排好、照料好。孩子童年有著安全、安逸和舒適的生活固然重要,但孩子在家長事事安排好的培育底下,自己便習慣了喪失自我安排和管理的能力。這些家庭大多因為以愛心代替訓導來教育孩子,因此孩子會很可能不知世途險惡,也欠缺危機意識,還缺乏待人接物的情商,認為一切都是來得自然合理,世上個個盡是好人。

有些家庭既滿足孩子一切所需,同時亦放任孩子自由耍樂,這樣就會產出印與食傷兩個道法都混雜的孩子,他們既有印的安全性需求,同時又具食傷的洩慾需要,就會變成自私的紈绔子弟。這些組合型的心性待醍山日后抽空專門逐一細論,這篇只針對印梟單一道法的孩子來講。

前面說印食結合的孩子,家教模式多是放縱型,而家長本身也有放縱自己慾望,如果不是為了工作需要,就是為了自己到處娛樂,不愿逗留家中陪伴孩子,而以物質不停滿足孩子需要,也任由他們如何揮霍。當然,任由孩子揮霍也要任由得起才是,所以這類孩子在草根家庭不常出產。但只有印道法的孩子家庭不盡相同,雖然家長都會盡量滿足需要,但他們都有家長長期陪伴、呵護著。家長們視孩子為金笸籮、掌上明珠,事無大小都安排好,也生恐孩子受欺受騙,不讓孩子直接跟別人接觸,總是會擋在前面幫忙出頭。這些孩子一直受著呵護備至的照料,對世界存在強烈的信任,以為外面的世界會跟家中的環境同樣有保護罩,可是他們很少有機會得見世面,在這種對外界有太多信任而又欠缺情商應對的情況下,孩子將來要受騙受教訓是難免的。

另一個問題很快就浮現了,除了上學,平時孩子接觸的人面不廣,交際也不多,因為每有家長陪伴,所以應酬對象大多是長輩們或家長的朋友們。久而久之,孩子也會在朋輩的交際能力大打折扣。你會問:「在學校不是也可以交朋友嗎?」也對,在學校里可以跟同學們交朋友,但學校的課時比自由休息時間長,在校大部分時間都必須遵守緘默守則,本來就沒有多少能盡情交流的時間。而且,孩子每多被要求一放學就要馬上返家,甚至大多是受著家長保鑣式的親自接送往返,那么課余跟朋友接觸交流的機會就更少了。校內朋友的關系很常建基在課余活動上,一旦缺少了這類交流,別人三五已成知己,自己要插入去就很難,很多時候都被排斥出來。于是這就形成了中等印道法的孩子過于沉靜,內心總有一層莫名的孤獨感。

正印的孩子本來就很有輸入的需求,尤其對形以上的知識。所以既然他們沉靜了,大多會選擇看書。看書不是壞事,但看得多就越不想到外面世界去走走,交際的情商就更低,就更容易變成了書呆子。而偏印梟神的孩子,他們除了有正印孩子的沉靜行為,而且更有極端的疏離感,甚至乎跟家人也會漸漸疏離,寧愿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印孩子其實也是愛幻想,愛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只是跟食傷孩子不同,食傷孩子會把幻想的發揮出來或表現出來,但印孩子只會收藏起來,永存腦海里。

上面說明了孩子具有中度印道法的成因,相信不用醍山多講,家長也知道該怎樣培育他們吧?當然,在形成前家長們多放手讓孩子接觸世界和更多人是該做的事,但如果孩子心性已形成了,誠如醍山一開始已申明,應付已成心性的印孩子是最難搞的,不管不是,要管也不是。他們不會自動改善的,因為為人隨和淡泊,欠行動力和進取心,只有推一把才會動一下。奇怪地,爸爸推動這些孩子的能力,通常都比媽媽高。究其原因,都只是因為爸爸在命理中是由財星指代,五行十神的關系上是財剋印;而媽媽是以印來指代,既然印本身為忌,媽媽出手就當然事倍功半了。不過,這不能一概而論,最重要的還是先瞭解父母各自的道法,如果本身印道法是遺傳自爸爸,恐怕爸爸那個財星的作用就沒有多少了。所以,看命永遠也是道法第一。

財是情商,小孩子成了中等印道法,再推他們去參考興趣小組結交人緣,其實是有點難辦,可能只會打擊自信,適得其反。其實坊間有些訓練情商的游戲,家長也可以在家中先行跟孩子一起玩,從前醍山家中就有一副。那游戲很簡單,可以自行制作,需要一個圓形的紙盤子,中央放棋子,每個參與者一顆,當然家長也要參與。盤子用半徑直線分開若干等份,每份寫上一個情緒的形容詞,比如「憤怒」、「喜悅」、「刺激」等等。然后擲小骰子看走到哪一個情緒詞上,就需要說出跟這個情緒相關的一件經歷事情來,比如當年我孩子擲到「傷心」,他說出原來爸爸因為某次事情不信任他,他當時感到十分傷心。平常家長未必會留意到一些生活的細節如何影響孩子情緒,他們也未必會透露,尤其印的孩子會藏在心中納悶,這樣可讓他們在游戲的無壓力環境中,敞開心扉說出內心的感受和一些家長也不知道的經歷。游戲的設計和玩法,要怎樣表達情緒就隨意創作好了,沒有必然的規定。在谷歌搜一下,應該也能找到一些合家長用的「情緒游戲」。在香港和某些地方,也有「比比和朋友」的情緒品格課程,有部分幼兒園和初小也有參與舉辦,家長們可留意并打聽一下。

想到財這方面,估計不少家長都想到金錢上去了。印的孩子先天本質就是對金錢沒太多概念,也不善理財。這當然因為印道法多為身旺而財商就弱了,另一主因是印的孩子從小就得到家長的滿足,自己都不太需要去計較金錢方面的事情,所以理財的能力都稍遜。

印道法的人在金錢的表現上一般都有極端性,一是過于不著緊而花去了,一是過于不花。第一種情況是因為印的人從小容易得到滿足,對花錢根本沒概念,于是花了也就花了。但這情況也有不少是因為被騙的,且金額一般可以很大。另一種情況是印有收藏,只輸入不輸出的特質,所以對于金錢也有收藏不花的思維。加上印的人本身就容易滿足,哪怕衣衫老舊了,也要保存著不丟棄,也不介意穿舊衣和用舊物,所以就不會花錢去買些什么。因此,印人的錢都不是有意義地用去的,而多是無意義地花去或被騙去的。財道的人跟官殺道的人也不容易花錢,但跟印的原因很不相同;同時間,財道的人跟官殺道的人也會因為某原因而花很多錢,三者之間的因由也是迥然不同的。

很不幸地,如果家長教導孩子理財,恐怕大多數都是教導他們儲蓄。儲蓄是一個很傳統的理財概念,已經完全跟現代社會脫節了。醍山不在此教導有關理財的概念,請相詢有關的理財專家,或者可自行先嘗試玩一下傳統的大富翁游戲 (Monopoly),或者是《窮爸爸.富爸爸》的作者羅伯特.清崎所創作的大富翁游戲。

3. 重度印梟道:

印梟過度,除了心情郁結得很嚴重,會有情緒病外,其實輸入得太厲害而外洩不到,也會容易有便泌的問題,從而影響身體的健康狀況。

重度印梟有何反映的象呢?一般人都會認為印既然自輸入、庇護和安全,那么印道法達到嚴重程度的孩子,應該就一定受盡愛護憐惜的了。其實,只要真正明白印梟能指代為安全感這層意義上的終究原因,就會瞭解事實并非全然如此。

印梟可類象為安全感,其中一個原因是孩子從小就受慣了寵溺,而且被袒護得過份了,就像現在所謂的「直昇機家長」式的照料模式下長大,所以慣了生活在安全庇護的溫室中。長大后一旦踏足社會,因為其過份需求保護,缺乏自我生活能力,因此很快被社會淘汰了,也就成就了印忌得太嚴重下的犧牲品。

然而,另一個原因剛好相反,是因為孩子從小就得不到任何愛護和照料,自小嚴重缺乏父母的愛,可能是父母極度不喜歡這個孩子,亦可能是父母中的其中一人,多是母親,在孩子很小的時候便離去了或者離世了,讓孩子對母愛和安全感都極之渴望,亦因為從來沒有得到過而偏向了梟神的孤僻疏離。所以,八字中的這個重度印梟道所反映的,只是他個人對安全感的渴望和執著程度到了嚴重的情況,而并非外在接收得的印的安全庇護。我們必須理解,八字中的十神心性所預示的,是一個從心性的因,而投射出來的果。因此,同是對安全感需求很大的結果,其在心性上的成因也可能截然不同、各走極端。

正印的人到達了重度的忌性,大多只會對自己發生問題,比如極端的孤僻厭世,或者嚴重的抑郁情緒癥,但有些也會成僧道,或過份追求宗教慰藉等,卻很少會傷害別人。然而,這些說話都只是醍山作為第三者的旁觀安慰,若然家長有這樣的一種孩子,畢竟他們不傷害社會其他人,也傷盡了父母的心。之前的幾類孩子到了重度的忌性,大多是因為家庭教育出的問題,亦因為家長本身就是這類人,所以家長自身不做任何改變,也妄論先去幫助孩子走回正軌。然而,印道法嚴重的孩子的出現,并不一定是因為家長本身出了問題,更有可能是源于孩子父母的生離死別所造成的心理影響。有些事情我們無法與天道來對抗,也只能盼望這些孩子的家長,能花更多的精神和心思,用前述的一些方法盡量修正得多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