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命運八字中天干五合剝析

解夢佬 6 0

上篇末段指出天干五合化的順序,為相生遞進條理性排列,然也提及還有兩個更深層次的表述,其中一個是十神心性的表述,跟五合各合之名稱相關。

甲己合化土,土在五行中,為中為正,故稱中正之合。除此,相對于甲木,土的十神對應是財,甲己相對甲木本身是合化財,故此醍山亦稱之為「財合」。

正如余曾說過,五合的另一稱唿是「鴛鴦之合」,或余喜稱為「夫婦相合」。每一個干合相對陽干來講,都是跟財相合,也就是夫妻間相合之意。可是這里的「合財」跟余提出的「財合」是有不同意義的,前者是五合皆為陽干合正財,而后者余附之意,乃專為甲己中正之合而定。即是只有甲己之合,在相對陽干而言才算是「財合」。何以醍山這樣認為呢?皆因余以其化出之五行屬性而兼論之。甲木合己土,能化的話是化土,即甲木順己土,此合以夫就妻,而妻為夫之財,故稱「財合」。

同樣地推論,乙木庚金仁義之合而化金,是以妻木而就夫金。但這不叫「官合」,因為相對庚金陽干來講,金就是自己的本行,并非自己的官,故這只能稱為「身合」,或者是八字十神中的「比劫之合」,余簡謂之曰「比合」。

丙火辛金威制之合化水,相對丙干來講,水為丙火之官殺,故「官合」也。丁火壬水淫匿(仁壽)之合化木,木為壬水之食傷,相對壬干來講,木即水之兒,余稱之「兒合」。當然,這個「兒合」之稱唿是有不當的,若稱之「慾合」、「淫合」、「性合」、「洩合」,或「食傷合」等或更貼切。因為壬水為陽干,陽男之兒是官殺而非食傷,反而丙辛合稱「兒合」更合適。但是為了配合十神之對應,姑且以六爻之「子孫」之意代入之,或直接稱「食傷合」亦無不可。這里有一點要留意,丁壬之合除了被稱作淫匿之合,亦有謂之仁壽之合者。何以故?食傷之星,在某些八字流派中,又稱為壽元星也。況且,以八卦六爻而論,命學中的食傷星,基本上是對應著「子孫」這六親,而「子孫」在六爻占筮中亦有指代福德之意。故此,丁壬合是食傷之合,也就是仁壽福德之合也。這些五合的名稱,不是古人隨便稱來的,全有據可尋,有理可依也。戊土癸水無情之合化火,火為戊土陽干之印梟,故稱之「印合」。(如果還未想通無情之合何以跟印或者父母相關者,請再細閱道德經。

且附送多一個有趣的排序發現,甲己「財合」、乙庚「比合」、丙辛「官合」、丁壬「食傷合」和戊癸「印合」,將次序倒過來,就是印剋食傷、食傷剋官、官剋身比,以及「身比剋財」,從化行的順行相生,變成了十神關系的倒行逆剋。十神的逆剋其實亦有深義的,跟社會演進相關,但不是本篇所論,就擱而不述了。

(轉一轉話題,余予以五合之名,其實是按六爻的六親配八字的十神而來的,易友有興趣續行研究的話,大可不必依余附五合之名來論,學習和研究的過程最不理想的就是全然依循前行者的步伐和使用的詞語,因為他們所走的步伐曲直不明,也未必適合自己的進速,而其使用的詞語也是按個人的理解和觀感而來,各人有獨自最能令自己學習和理解知識的一套方法,何不「師古不古」呢?反正那些名詞是我自制的,又可以喚之「妻財合」、「兄弟合」、「官鬼合」、「子孫合」和「父母合」,易友也可以自行創制。古人喚它中正合,我們就必須喚其中正合?如果強行附和或牽強附會,直是愚昧之見。原因是某位古人這樣創立其詞,自有其想法和理解,后來可能又有一位晚了幾代的古人,又以自己的理解去詮釋其詞之本源,到了今天我們卻不能獨立思考,以自己的理解去領會,卻必須以中間作詮釋的古人的理解方法去依循,還沾沾自喜得了訣法?我們未必能及得上那位作詮釋的古人的智慧,可也不是智障吧?自己沒加以思考過而去盲從,何益乎?當然,如果個人理解跟前人一致,又或個人真的無法理解了,就在現基礎下權且依循古人亦無不可,只是一旦有了長進,就當重新以自己的知識和方法去思考及理解才是。廢話太多了,言歸正傳。)

以上觀點,其實在前篇已多透露,如果易友已然理解,固然為好;若不理解,且問以上之說又有何用?

在解釋有何用之先,醍山必須說明兩點。其一,天干五合是存在的,其作用暫不在此贅,本篇只討論其合化后所帶出之意義。與此同時,余并不是肯定了「合而有化」的概念。為了不多惹爭端,亦不公開自己對合化的個人觀點,但其在古籍中認為「化」出之五行,實有其義,余亦在這里應用之,只是該義未必如坊間流傳的合化之意是同一回事。

其二,上面所論只是以一般對五合中各合的稱謂,而相對十神心性來討論,故此其主體皆為陽干。這是因為從古人賦予的五合稱謂來探討,那實多以陽為主體來論述的。然而,當以陰干為主體來討論又將如何?這方面請易友自行參詳后文當有體會,但醍山可暫予提示﹕坊間對五合稱謂不是盡然相同,如丁壬既是淫匿之合,又稱仁壽之合,何以故?另一方面,以陰干和陽干獨立為主體而論,在本人探究的第二層意義更能表現出來。

對于五合與十神心性配對的意見,醍山找來了一位臺灣紀老大的文章,其對五合化之觀點,實比坊間很多的說法為佳,亦較深入和淺出,故從其博客中截錄如下﹕「

天干五合:又稱為鴛鴦之合,有異性緣,較容易相處,較能接納他人,容易坐擁財祿和早婚的傾向,但往往缺乏主見,容易隨波逐流。(吾按﹕對于此段本人有所保留。)

甲、己合化土:中正之合,正義之合。甲為己之官,己為甲之財。財祿顯達性敦厚,言出必行重信用,一板一眼較固執不變通。人緣很好不亂來,也不會說恭維奉承的話。別人眼中的好好先生,但佔有慾強,不懂生活情趣,不解風情。

乙、庚合化金:仁義之合,正義之合。庚為乙之官,乙為庚之財。個性剛毅重義氣,為人慷慨好交友,剛毅仁德重義氣,為人慷慨好交友,隨緣隨和隨性,堪忍不得罪別人,積極進取個性果斷剛強。重視規律,也不重視生活情趣。

丙、辛合化水:威制之合。丙為辛之官,辛為丙之財。活潑風流智慧高,運程起伏較明顯,人緣很好(易偷情)喜歡年輕的異性。講究情趣,重視心靈的感受。氣質好,喜愛名牌,也要求他人遵從自己。個性強,很聰明且儀表威嚴。如果地支逢沖,更容易縱情縱慾。

丁、壬合化木:淫匿(仁壽)之合。壬為丁之官,丁為壬之財。好酒色但心慈性善,為人熱情人緣好,無心機,但容易敗散家產,講究品味,注重穿著與生活情趣,婀娜多姿,風情萬種,非常有異性緣。

戊、癸合化火:無情(多禮)之合。戊為癸之官,癸為戊之財。較守舊多禮節,自戀但也薄情擅嫉妬。外型不錯給人有點冷酷的感覺。干脆豪爽但也現實,愛耍脾氣,容易翻臉,但不會記仇,夫妻易有女大男小,或年齡差距較大。重感官,喜歡成熟的異性,也比較會發生一夜情。」

易友當細味五合化之個別分析。無論古人或今人,論合化亦非單單從斷事著手,反而予之討論的不多,往往是后人牽強將之套入來斷事,又或者以合化來自圓知識基礎解釋不了的問題。五合化之分析,其根本在于分析人之性情,這才是本論。所以一些初習者學得了幾個術語,如伏吟和神煞等,便以為八字只是單純用來斷事的,卻不知乃小道之術。八字學所重的是人之心性,所論的是人道如何配合天道和地道。八字的重點是「人」,而非事物。八字斷命能斷出事情來,是因人之道而所使然,或因其人之道而所驅使事情的發生。八字學有內、外兩部之分,外則主事,內則主身,但無論內抑或外,都必然關系到己身的人道,和身周的人道,亦關系到天道和地道的實況。

甲己何以中正?

那位紀老大的歸納是「財祿顯達性敦厚,言出必行重信用,一板一眼較固執不變通。人緣很好不亂來,也不會說恭維奉承的話。別人眼中的好好先生,但佔有慾強,不懂生活情趣,不解風情。」

「財祿顯達」乃指「財合」之事,但非必然,且不論之。「性敦厚」是論心性的,其性敦厚也。何以性敦厚?因其「言出必行重信用,一板一眼較固執不變通」。這又是何解?比劫之心性也!這不是「財合」嗎?何以是「比劫」呢?「人緣很好不亂來,也不會說恭維奉承的話」是何心性?「財」道的人緣與「比」道的坦蕩結合之心性也。「別人眼中的好好先生」是「財」道謙遜遷讓的表現。「但佔有慾強」,亦是「比」道剋財的心性也。「不懂生活情趣,不解風情」又是甚么?「比」道的直率不拘也。

從一個甲己合的心性歸納來看,這是一個強而有力「比劫」與「財」道法的矛盾性格,在某程度上還帶了一點官殺的味道,但卻又結合得恰到好處,世間上真有不少這模樣的人。這種分析似乎像大包圍式的概括論,對一個財性的人來講,似乎說對了一半;對一個比性的人來講,似乎又說對了一半;對一個官性的人來講,似乎又有點兒著邊。但其實,相對于一個自身有矛盾性格的人而言,這將是百分百的對應。可是本身八字沒有甲己合或不能論化 (醍山強調自己沒有肯定「化」論) 的人,總喜對號入座地認為自己也有部分的類似,又不盡然,故認為這分析是大包圍式的語言騙術。這是他們的問題,并非甲己合化土的問題。

回到了主問題﹕為何甲己合跟財和比的心性能扯得上關系?甲己合土,相對陽干的甲木來講,土是甲木的財;相對陰干的己土來講,土是己土的比。在醍山的研究中有一點點的發現,但凡甲木日元的命主,其財的心性都會有所提升。如果本身財為忌的,那在相同的強弱忌性下,甲木日元的命主相對其他日元的命主,在財的忌性上會更凸出,即忌性更強;反之,如果原局是財為喜用,即使財偏弱了,甲木日元的命主的財性在相對上也會較為顯用,更得力,若然本來財就不弱,就很能發揮其財星的喜用特質。同樣地,一個己土日元的人,如果是比劫道法的話,就會顯得更固執偏頗,忌性提高;若是比劫喜用,也會相對地顯得不太自卑,較有自信。

然而,這方面的研究和應用,不可以直接取替原局喜忌的強弱分析,只能在喜忌判別出來后,作為一個輔助性的補充。其他四合的理論亦如是推。

甲己而中正者,乃言其甲木化神之謙遜,而己土化神之敦厚,所結合者也。當然,中正之名有更大成份的原因是化神土居中,故言中正也。

乙庚仁義之合呢?

乙庚合金,相對陽干庚金來講,化神金是比劫;相對陰干乙木來講,金是官殺。

「個性剛毅重義氣,為人慷慨好交友」這是「比肩」重義好友的道法表現。「隨緣隨和隨性」中的隨緣和隨性是「比」道的直性坦率,而隨和是官殺在外面顧存面子的偽表現。「堪忍不得罪別人」這是官殺自制和要面子的表現,跟慷慨好交友的豪氣是有很強烈對比的。「積極進取個性果斷剛強」當中就是比劫結合了官殺同時具備的雷厲、果斷特質。「重視規律,也不重視生活情趣」這是官殺自我克制和理性的生活體現,跟比劫的隨性而為是相違背的。

因此,庚金日元的人,即使是身弱,亦會有較強「重友義氣」的情操,如果官殺為忌神,也會較偏向減少一點官殺在顧慮不前之間的情況,而多了一分果斷的比劫氣;如果是比劫為道法,就會更加視友如命,兩脇插刀。很多人會將這種表現以為是官殺,其實官殺不會隨便為朋友兩脇插刀的,反而更計較得失和顧慮小節,更會忍辱而不輕動。官殺的義氣,是在于正義和公義之上;而比劫的義氣,是在于情義和友情之上。官殺的人可以大義滅親,比劫的人可以為友捨命。因此,也怪不得很多人會將官殺和比劫的「義」混淆一起。

乙木日元的人,其實才是官殺道法突顯的人。乙木雖柔,刲羊解牛,乙木其實是攻于心計的七殺者。當然了,還是必須強調一點,道法為先,五合化之義為輔而已。不少人習得了一個理論,就以為該理論是能全盤推倒其他的,這是不智的想法。理論有主導性,也有輔助性的,而五合化在應用上,不應該以全局的主導性來討論之。

乙庚不論從在公的乙木化神官殺義氣來講,或者在私于庚金化神比肩義氣而言,在公在私都能堪稱義合。實際上,此謂仁義者,多以陽干為核心的說法,乃指庚金比肩為朋友赴湯蹈火、捨身盡義之仁義心性。

丙辛合水是威制之合?

可是描述是「活潑風流智慧高,運程起伏較明顯,人緣很好(易偷情)喜歡年輕的異性。講究情趣,重視心靈的感受。氣質好,喜愛名牌,也要求他人遵從自己。如果地支逢沖,更容易縱情縱慾」這些跟威制有何相關?非也,他只是在描述傷官的特質,沒有威制的表現。因為,這些都是化神水相對陰干辛金而言,是傷官特質之故。這情況根本就跟金水傷官多情一樣的表述。的確這樣,辛金日元的人,如果更是傷官為忌神,就會相較同樣是傷官忌性的其他日元命主,更加縱慾縱情而難自控。

對于化神水相對陽干丙火而論,只有寥寥幾字來描述「個性強,很聰明且儀表威嚴」。這是正官的特質,正官的人儀表威嚴,有不怒自威的正氣模樣。丙火日元的人,如果是正官道法,相對就會更加刻板和有要求,更加有強迫性,更墨守成規而不變通,更理性而不通情;如果是身旺的話,就反而多了一分自制和分析的能力,更懂得在大局觀上抓緊細節關鍵,更能在率性不拘之中顯得一份威武莊嚴。

當然,因為辛金本身是個陰干,所以女性的辛金日元命主來講,在感應上會較男性更強烈,也就更會突顯出傷官為禍而表現不貞。但話說回頭,女人縱慾是不貞不潔,男人縱慾就逢場作戲,那對女性來講畢竟是不太公道了。

當然,由上節可知,一般五合的名稱都是以陽干為基礎相配的,威制之名,乃因丙合化殺而有威制故。

丁壬合木到底是仁壽還是淫匿呢?

對于丁壬合的特有名稱,有兩種不算是矛盾,但意義全然不盡類近的說法,一般是淫匿之合,卻又稱為仁壽之合。且先看看上面如何形容:

「好酒色但心慈性善,為人熱情人緣好,無心機,但容易敗散家產,講究品味,注重穿著與生活情趣,婀娜多姿,風情萬種,非常有異性緣。」甚至說是不論男女皆好色。

那是說只要是命中有丁壬合,當然能化的,就不管怎的一定好色敗家?抑或是其他四合或者完全沒有五合者,就會不比有丁壬合的人好色和敗家?認為丁壬合好色的原因,是說丁火藏陰而性暗,壬水性奔流,故好色而淫。

至于仁壽之謂,是因為丁火有明而暗晦,壬乃陽水而悅下,這是韜光養晦之象,故因心慈而得壽。但亦有補充,原來是水過旺才會變成淫匿之合。

吾以為就壬水陽干來講,化神木是其食傷,如果命造原局本身是食傷道法,壬日干的命主的食傷氣場因其化神之象,而相較其他日干(除了辛金日干)的命主更縱慾好色而無度。但本身食傷特質的人就是熱情而易結人緣,而食神心性的人就是講究品味時尚的享受型。其實所謂金水傷官的淫佚禍性,主要都是圍繞壬水辛金日元而論,這跟天干五合之意象不無關系。

然而,如果本身食傷是喜用之道,壬水反主智慧,所以壬水日主的人如能以食傷為用,卻而比別人更具智慧和領悟力,而不是發揮在縱慾的淫匿上。這種智慧不獨是一般人看來的聰明機智,而亦有大智慧仁德之意。

以丁火陰干來講,化神木是其生母,即十神中的印。其實仁壽之謂乃指丁火日元時印化神之象。印有博愛仁慈的指代性,而印本身的心性是豁達而淡泊,沒有名利和爭奪之功利心機,所以沒有心機指的是印也。而印的人緣一般也好,因為他們也能忍耐,不怕沉悶,又安守本份,與人相處就有一份和靄的親切感,像個家長或者大媽 (當然這還是指印的忌性不太過的情況)。因為心性豁達知足,無慾無求,像個大智慧型的和尚,思慮就自然少,睡眠休息就自然足,且睡得甜,吃什么都感到香 (因為要求比較低),就更能成為健康食品的長期支持者,也因生活和心理質素好 (生活要求不高而相對感到好),故而更主長壽。

一如前述,不是說凡是丁火日元的人都能仁壽,因為命理一切都以道法為先。如果原局本身是印為忌神且旺,丁火日元的人反比其他相同忌性的印道法日主,更增添了一份郁結,更不易于與人相處,因為印過主收歛而不發。而且腦筋更不夠靈活,不擅于即時的領悟,而是一味的靠死記硬背,不易消化知識。但如丁火日主而以印為用,則會相得益彰,對有用的木印,更能發揮出化神木的印性輔助。

丁壬合之名稱一般多見的都是淫匿之合或淫佚之合,而仁壽之合是較不常用,茲因陽干為主體論點故也。

戊癸合化火,是無情還是多禮,實在矛盾啊!

除了上述的形容外,有云其聰明而重利,美麗卻薄情,故謂之無情之合。而上面對此合的心性形容也很矛盾,如「較守舊多禮節,自戀但也薄情擅嫉妬」為何多禮節卻又薄情呢?癸水陰干為極,化神火為其財,如果本身財為忌神道法,就會相較更顯得多禮而薄情且嫉妬了。財的人在生意上和應酬交際上會表現得圓滑,而讓人有謙遜和多禮的感覺,但其本身對利益較重視,除非是至親感情關系和有利益關系的人,否則他們本身珍惜人事物的心性會較多投放在金錢利益這些事物之上。其實不是他們薄情,只是在個人利益和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他們會先衡量這兩方面,才能顧及他們一向重視的情誼。他們的薄情,是相對外人而言,但對于至親,只要不關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們還是重情的。但財多身弱,膽子會小,也就對生命尤其珍惜,所以貪生怕死而出賣他人或家人,他們不情愿做,卻還是無奈會做得出來的。

相對陽干戊土來講,化神火是其印梟。相信大多的易友都看過有關戊土日元的形容,都是偏正面的,比如什么泰山之性、守信懷義、重視貞節、安全可靠等等。莫非戊土日元的人,因為癸水正財來合,而化出火印之神,竟會變成薄情而卑劣?戊土日元者,本身就會因為五合化印的原故,而相對穩重些,就像丁火日元者,也因五合化印神而較他日主稍添了佛燈火之仁慈印性。強調的還是原局道法第一,本身印缺的,戊土日元只能為命主補助一點點的印氣,只是相較同樣是印缺的相等水平的其他日主,更具有多一些印的氣質。如果印夠強而可用,戊土日元的命主又會比其他日主更能發揮其印的好處,在正面作用上得到更大的成績。反之,如果是印過強而為忌,本身已是戊土日元的人,卻會顯得更加迂腐守舊,更薄情擅嫉。

前一段落中提到,那句「較守舊多禮節,自戀但也薄情擅嫉妬」不是指財的心性嗎,為何又能套到印的情況去?其實這句描述,不是單獨指財或者純粹說印,而是說明如果一個命主同時原局中包含財道法和梟道法,而都成為忌神時,這種組合會得出這樣似乎矛盾,卻又能融合于一身的心性描述。因此,其實以上的五合描述,所講的是兩個化神原義的十神心性同時組合一個的糾結心性。

又「外型不錯給人有點冷酷的感覺。干脆豪爽但也現實,愛耍脾氣,容易翻臉,但不會記仇,夫妻易有女大男小,或年齡差距較大。重感官,喜歡成熟的異性,也比較會發生一夜情」其實也是結合了財的多情、重感官和梟的記仇、冷酷,也有著梟本身對年齡差距不介意的戀愛態度,或者說是因性僻,而不得不現實地找到年齡差距大的實況。

因此,甲己合是說明「財」心性和「比劫」心性這對本身是矛盾的特質,同時結合于一人的心性表現,財是耗身之物,比劫是旺身之物,從強弱平弱角度看本質已是矛盾的。乙庚合是指出「官殺」心性和「比劫」心性的矛盾糾結,是傷身和旺身之本質矛盾。丙辛合是指「官殺」心性跟「食傷」心性的矛盾糾結,食傷在五行作用上,先天定位上就是跟官殺成為矛盾的組合。丁壬合是指「食傷」心性跟「印梟」心性的矛盾情懷,印生身而淡泊,但食傷洩身而縱慾。戊癸合是指「印梟」心性跟「財」結合一起的矛盾,是淡泊重節與趨炎重利的矛盾。

戊癸合而言無情之合者,實際上不是因癸化財而言無情,反而仍然是因戊化梟而論無情。何解呢?

梟字本形是從鳥從木,是樹木上站著一鳥。這只是什么鳥?其實是貓頭鷹。貓頭鷹的性情兇勐,而頭部可以左右各180度旋轉,感覺就像頭斷了一般,所以斬首又叫梟首,即像貓頭鷹的頭扭斷一般。由于此鷹性兇,又謠傳牠們會連父母也吃掉,所以謂其無情也。要成為一代梟雄,自然是要比別人更無情冷酷方可。梟神雖然是生身之十神,但因同性而無情,故主內歛而性僻,孤桀而冷酷,也主薄情寡義,就像貓頭鷹一樣。

然而,并非但凡戊土日元的人都性梟,也有偏向于正印君子的一面。老子云「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指君子當如天道對待世人,如待祭祀用的芻狗草芥般,不感情用事,而要一視同仁。那么「以萬物為芻狗」到底是不仁無情,還是仁者多情呢?真是見仁見智了。誠然,另一名稱為多情之合,就像丁壬中仁壽與淫匿之差別,是以陰干跟陽干分別對象而已,而多情之合指的是以癸水化財之多情十神而名之。

從上可見,化神在五合當中不當相對地產生心性上的矛盾組合,而且化神產生的一對相對關系,本身就是相剋的作用,因此必然矛盾。五合要達到的意象,是如何從本質矛盾的狀態而得以融合一起,將矛盾變成諧和一體。

還有,以五個陽干本體之極點來看其化象,分別是: 庚金是比,是陽干本位;壬水是本位生出的食傷;戊土是生入本位的印梟;甲木是本位剋出的財;丙火是剋入本位的官殺。

以五個陰干本體之極點來看其化象,分別是: 己土是比,是陰干本位;辛金是本位生出的食傷;丁火是生入本位的印梟;癸水是本位剋出的財;乙木是剋入本位的官殺。

陰干跟陽干各自本體來看,都不正正就是醍山所提出各個天干五合所化出的十神關系嗎?

易友們可以發現到,無論是實際結果還是巧合情況,庚金化神在陽干生剋圈中是太極點,而己土化神在陰干生剋圈中是太極點。其實一位何建忠的命理前輩,也曾在其研究中發現,金日元是作為太極點的比劫心性本位,而火是剋金的官殺,余類推也。這恰恰與醍山提出的陽干五合論點不謀而合。然何老師并沒有針對天干分開陰陽來評論之。

如易友們細心一點去思考下去,為何會出現陽干金為本位,而陰干土為本位的現象呢?其實這也不難理解,因為陽健為干,干性屬金,故陽以陽干庚金為本位,是以干天為本位之象;陰厚為坤,坤性屬土,故陰以陰干己土為本位,是以坤地為本位之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