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八字測算看命運順逆之機

解夢佬 5 0

《滴天髓》原文:

要與人間開聾聵 順逆之機須理會

原注:不知命者如聾聵,知命于順逆之機而能理會之,庶可以開天下之聾聵。

任氏曰:(由于原疏頗長,及醍山后面亦就每句作詳細解說,故在后段分節列出,而不錄于此處。)

醍山按:

原注解釋得真精簡,說了等于沒說。這所以何以醍山建議閱《滴天髓》,必須看任疏的版本。

任氏說:「此言有至理,惟恐后人學命,不究順逆之機。」這句等于原注的廢話無異,但卻是為后面大罵那些不懂看命,卻又胡亂談命的無知小人而舖排的開場白。

任氏接著曰:「妄談人命,貽誤不淺,混看奇格異局,一切神殺,荒唐取用,桃花咸池,專論女命邪淫,受責鬼神;金鎖鐵蛇,謬指小兒關煞,憂人父母;不論日主之衰旺,總以財官為喜,傷殺為憎,定人終身;不管日主之強弱,盡以食印為福,梟劫為殃,不知財官等名,為六親取用而列,竟認作財可養命,官可榮身,何其愚也!」

醍山不獨在同業間和市場間每見人如此,在網絡世界,不懂命而論他人之命的人更是俯拾皆是。對此任氏甚為痛恨,故以「妄談人命,貽誤不淺」來形容。他認為當時太多無學之人談什么奇格異局,如什么魁罡格怎樣怎樣,三奇格又如何如何,又有棄命就財格,又井欄叉格等等,還有論神煞的桃花、咸池、亡神、血刃、華蓋、月德貴人等。任鐵樵認為,所有的神煞,都被荒唐地運用在論命,尤其當時很多命師看到命帶桃花咸池,就一口斷定女命邪淫。但凡見到命中有金鎖鐵蛇這類神煞,就指小兒有關煞,讓人父母徒自擔心。現在不少命師也是這樣執業的,因為斷婦女邪淫不需要發生在當下,可以是預測未來,所以收了潤金的這刻也暫不用負任何責任,哪管那位被錯批的婦女因這句斷語要遭何種悲慘后果。至于對小兒關煞之論亦一樣,反正說孩子將來幾時幾時將有劫,父母一定很緊張,就會補加一份化劫的費用來請求化解。將來不應驗了,命師就可自詡自己神通無邊,化劫成功了;萬一不幸言中呢?那就自圓其劫太大,化不了,但起碼證明自己斷得神準,不單兩無損失,反能沽名釣譽,何樂不為?

對于格局和神煞之類,醍山不敢完全否定。不少格局的名堂,其實都是后人杜撰的,以突顯其原創性和專業性,亦有是徒弟愚昧,師父只好將一些組合情況強行歸類,付諸格局名稱等。然而,格局名稱是建基于一定的基礎強弱和生剋理論的,所以不能說完全沒用。只是如果本身對命理的強弱和生剋已有一定的把握,用不用這些格局名詞,完全無礙于斷命。而神煞之名,有一部分是有基礎理論的根據,也只是將某些干支組合的特質,以神煞之名歸類,在擇吉上亦有參考之用,不應完全否定。然而,由于有些人故作聰明,又愛故弄玄虛,亦圖貪虛名,就不斷在神煞上加上更多的神煞。畢竟神煞的名堂有兆頭意思,亦夠唬人的,讓人有權威性和可信性。但時至今日,真正有效驗的神煞其實并不多,大多都是同用異名的重復品,又有徒具虛名的贋品,五花八門,琳瑯千種,一些滋事份子,更將用在不同事情上的神煞全部歸入命理中來混為一談。叢辰派的神煞多至過千,一般認識的過百,但現今真正有用的也不過十多個,故神煞已被太多人所濫用,而致不準驗。

醍山往后會逐章節作破解說明,易友們就會發現任鐵樵斷命只要以陰陽五行強弱和生剋來進行的,而不會加入奇格異局的名稱,亦不用神煞表達。

任氏繼續說:「不論日主之衰旺,總以財官為喜,傷殺為憎,定人終身;不管日主之強弱,盡以食印為福,梟劫為殃,不知財官等名,為六親取用而列,竟認作財可養命,官可榮身,何其愚也!」

對于單純以格局之名稱或神煞論人命者,亦多不論日主強弱衰旺,乃因他們真不懂得判別,所以才只好背誦格局,強記神煞好了。他們是沒有易學和命理基礎,但又要靠這行混飯吃,就只好不求甚解,胡學亂用,貽禍世人。而從任氏的說話中,我們亦理解到他論命是論日主衰旺強弱的,以此為根本。

不獨任氏年代的庸師,即便現世代亦如是,有些人總以正財、偏財或者正官為喜為用,凡見八字有正財就能發正財或娶得賢妻美女,凡見八字有偏財就能發偏財,凡見有正官就有當官的命或者做老板。總之凡見財或官,就一律當是好的來論。

古時的中國以讀書為高,目的就是要當官。所以每個人不要求財,就是求當官的。在那個年代,被社會的價值觀所嚴重規范了,因此主要是論財和官。但不管現在是否仍有這種強烈的集體價值觀,或者是古代的既定要求,單純看到八字有財有官,而且財官有力有生,就認定是好是吉,那是完全違反易理和命理的。

不獨如此,但見傷官或七殺,就認為是可憎可厭的,那也是不智的。如果是這么簡單,看八字有些什么十神就直論人一生,那只要識字就知命了,何須經年苦習?

很多古人,也包括很多今人,都有一種誤解,就是但凡十神中,正財、偏財、正官、正印與食神都是好的,而傷官、七殺、梟神、比肩和劫財,全都是不好的。這種錯誤的觀念自古至今。從前或許有一定的準確機率,因為古代中國重文輕武、重官輕商,只要墨守成規、循規蹈矩就是孺子不可教也;詩書不達、創意思維,就是離經叛道、桀驁不馴。這跟古代的文化和社會價值觀相關,如以此論今人之命,每多謬之千里矣。

任氏這句末說「不知財官等名,為六親取用而列」,即指財、才、官、殺、傷、食、印、梟、比、劫,乃因六親相對日元的陰陽特性和五行生剋關系而所比喻的,不能單論財官為喜。醍山補充,這些十神的名堂,在古時的確是有褒貶之別,也是原創者之目的,但時至今日,恐差別甚矣。

任鐵樵又說:「如財可養命,則財多身弱者,不為富屋貧人,而成巨富;官可榮身,則身衰官重者,不至夭賤,而成顯貴。」

「財可養命」這是命理的通句,很多人都知道,這也是現實的情況。但「財多身弱」也同樣是命理的通句,也很多人都知道。從現實的角度,財多身弱似乎不太合情理,因為那會財富越多,反而身子越弱呢?應該有更多金錢去進補品和找名醫才對。然而,「財多身弱」卻比「財可養命」在命理學中更加正確。余何出此言?

「財可養命」實際是從現實的角度去討論。的確如果有財富的話,就能吃的美、住的好、著的暖、行的便,那當然是養命之源。然而,這里是有個前設,是「有財富」三個字。命局中有財與無財,一來財不一定指財富,二來,卻不是指實際上有沒有財富。命局中的財是一個十神稱謂,是相對日元來講日元所剋的五行。生剋之理中,剋主克制、管理、管有之意,所以從「管有」的概念中才引申出「財」這個自己管有之物的比喻。因此,「財」只是一個用來比喻的概念指代詞,而非具體的財富。也因此,「財」在八字學中指的是擁有「財」的慾念,而非真的擁有「財」的物品。

「財多身子弱」是廣東的一句俚語,現在嚯指財富多的人,身體就不太健康了。這有一定的理據,乃因現代人為求財富,日夜辛勞,不知休息,所以隨著財富增加,身體的健康也每下愈況。這里講的「財多身子弱」是一個倒果成因的用法,實際的說法應是「財多身弱」,沒有「身子」或「身體」或「健康」之意。

「財多身弱」是指命局中被日元所剋的「財」星如果夠多,會虛耗日元的元氣,所以令到日元變弱。而「身弱」是以日元作為中心點去討論,「身」是自日元自身,就是基礎命理所提到的身弱格局。

不是說八字能反映現實嗎?在現實的反映上,基于前段已指出「財」在命局中只是一個概念和慾念,并非真的有財富,所以命局中「財多」的人,因為財念太多,貪慾太強,而變得物慾過盛,追求之心太強,執著之念太重,日思夜慮,從精神和心理影響到生理,故身體也自然變得差。還有,「財」不一定指金錢,在心性上也包括交際上的圓滑性,故財多的人,往往會因在交際上怕得罪別人,而不敢公然堅持己見,于是常處于弱勢。這也是財多身弱的表現。

因此,真正學會了命理而融會于人的心性道法,才知人,方知命。 

續疏:「余詳考古書,子平之法,全在四柱五行。察其衰旺,究其順悖,審其進退,論其喜忌,是謂理會。至于奇格異局,神煞納音諸名目,乃好事妄造,非關命理休咎。若據此論命,必至以正為謬,以是為非,訛以傳訛,遂使吉兇之理,昏昧難明矣。」

任鐵樵詳考古書后,認為子平相命之法,其實全部都在四柱五行之內,只要能觀察到五行的衰旺,得出五行相對的順逆,審視到何時進何時退,結論出喜忌,就是對命理的融會了。

任氏輕描淡寫的道出了看命的方法,可是莫說是要論喜忌,就算要真正理解進退、順悖也不容易,如果沒名師指點或本身對易學有雄厚根底,要看得出五行什么是旺什么是衰,可真不容易。現代坊間很多電子計算八字旺衰的,基本上最精確的也只能計算到三元藏干的五行再加固定的加權比重,但大多都不完全正確。畢竟在衡量五行衰旺和進退時,包含了一定人力智慧和經驗掂量的部分,而這些都是現今電腦無法處理的。

任氏認為奇格異局、神煞納音等都是捏造出來蒙混視聽,跟命理的吉兇沒有關系。對此余不予置評,只能說的是,不以奇格異局、神煞、納音等技術,獨立用五行的生剋、順逆、進退,都能判別命理的吉兇。

跟著任鐵樵就擺出了一個閱古書而知命的重要概念,他說:「書云:“用之為財不可劫,用之為官不可傷,用之印綬不可壞,用之食神不可奪。”此四句原有至理,其要在一“用”字。無知學命者,不究“用”字根源,專以財官為重,不知不用財星盡可劫,不用官星盡可傷,不用印綬盡可壞,不用食神盡可奪。」

這個概念真的很重要,也告誡著后學在研讀學習之時,不能茍且隨便地看過就算,必須用心思考,細心究研一字一句,方曉真義。

「用之為財不可劫,用之為官不可傷,用之印緩不可壞,用之食神不可奪。」這四句本來就可有多重不同演繹的解釋。讓醍山試述之:

一般認為,財、官、印、食四個十神為吉神,在任何時候都不可以比劫來剋財,不可以傷官來剋正官,不可以用財來剋壞了正印,不可用梟神來剋奪了食神。這是一個傳統而不完整的觀念,讓很多人都不分皂白地但見命局有正印、正財、正官和食神,就一定言吉而不能傷害之。

任鐵樵說那些人是無知學者,不究「用」字根源,有點兒刻薄了。實際是那個「用」字,本身可令讀者誤會為「用之為財」、「用之為官」、「用之印」、「用之食神」,而解作用之者,就只有財官印食可用,每句后面的三字就解作「不可傷剋」好了。如果這么去解說,就會知道何以「無知學者」其實已「究用之源」后,也曲解了原意。

雖然現代不少命師已不會如此誤解此句,但仍有一些師傅仍墨守成規,不曾思考就直接認為只有財官印食是吉的星,更有認為只能用這些星。

古人之書寫文句,一般不喜直書條件式,例如「如有不從者,斬!」,也會說成「不從者,斬!」,更可能連標點或停頓也刪去,而成「不從者斬」。從古人的文化和思維里,只用說「不從者斬」是理所當然地明白到其本意不是「不服從的人可以斬殺其他人」,卻必然是「如果不服從的人,要被斬了」。古籍文句不單不必加上條件式,甚至主客賓謂可以倒置,而因果句式亦可倒置。

任氏所指,大概應是原意。「用之為財」中的「用之」,是說「如果喜用的那個星」,而「為財」指的是「是財星的話」,「不可劫」是指「不可以被劫」的被動義。所以全句是說「如果喜用的星是財星的話,那財就不可被劫」。

那么如果所喜用的不是財呢?原文沒說可不可以被劫,而任鐵樵就自己補上「不用財星盡可劫」之句。事實上,財星既不為喜為用,劫之或可無妨。

然而,此四句是特意用上「財官印食」四星,其本身實在是有此四星為吉之本意。從性質上來講,此四星的確是相對上比較吉,那有一定的道理,而道理源于五行的生剋關系跟陰陽相對特性上。但容后再論。

一代大師任鐵樵最后這么說:「順悖之機不理會,與聾聵何異豈能論吉兇,辯賢否,而有功于世哉!反誤世惑人者多矣!」。因此,如果連「順悖」是什么也搞不清楚,一味談奇格異局的名堂,背了一大堆神煞詞彙,又如何能真正「知命」呢?以為在幫助別人、有功于世?殊不知是貽誤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