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淺淡四柱八字排盤中氣的本質

解夢佬 3 0

在風水的理論中,總會提到「氣」這個詞彙。在醫書中又會看到「炁」這個怪字,而有時候風水書籍中也會用上這個「炁」字。其實這個字的意義和讀音就是「氣」。以現代來講,一般情況使用「氣」字所代表的都是氣態的物質,如空氣、氧氣、煤氣等。有時也會用作表達人類的情感,如生氣、怒氣、喜氣、神氣等。更可以用在能量說明上,如力氣、劍氣等。然而,還有一種使用是比較特別的,就是套在超越感官認知的體驗上,如陰氣、怨氣、殺氣、戾氣、氣氛、氣慨、氣魄、氣勢等等。在中國,這個「氣」所涉及的使用范圍非常廣。但是古代中國人不認識氣體粒子的概念,所以很多時候都以煙來形容看得見的氣,而「氣」字大多就是用在比較容易以人類感官認知,而又看不見的氣,如呵一口暖氣。比如和氣生財、平添喜氣這些字句中的氣字,也用以說明一種看不見也不能用器官直接感知到的氛圍。而「炁」字所涵蓋的使用范圍,就大多指無形而難被人類器官感知的能量,包括中醫認為在人體內運動的炁。

風水中和中醫里談及的氣,其實應該是炁。這個炁如以英文譯過來,不是Gas,而應作Aura。此詞多指人體外發的可測能量,在一般情況下這種炁是不能被觀察和感知的,只能以特制的儀器探測并編成可視光普來分辨和觀察 (但一些修道的人能觀察到炁光,比如吾師就有這修為)。一些圣人或仙人的畫像,每多有在頭上附以光圓或光環,也屬Aura一類。無論是印度的氣輪,還是中國的炁,所提倡的都是炁這個無形抽象的東西。然而,即使這炁真能被探測,但這是否就是風水中的氣呢?余有以下見解:

有否認識別人或自己有這樣的經驗?從前的電視機仍是比較龐然,使用負極光束管 (CRT) 屏幕時,即使是一開始便已處于靜音狀態,躺在睡房里還是可以「感應」到家人在客廳扭開了無聲的電視機 (不是聽到按遙控器的聲音,也應該不太容易察覺到按遙控器鈕的聲響)。那種「感應」的感覺,就似乎是很清楚聽到一聲「嗖」,然后耳朵內彷彿就開始不間斷地傳來極低音量但極高頻率的「嗚嗚」聲響,有點像耳鳴 (跟寂靜時感到的耳鳴有分別)。醍山本身有這種感應能力,也相信不少人有過同類經驗,卻也明白不是每人也有這種感應,起碼吾家人就沒有。這是聽到一般人聽不到的音頻的能力。這不是甚么超能力、特異功能或者靈力,只是每個人對于可聽音頻的范圍都有一點兒偏差,也屬正常之事。

那么電視被扭開了,那地方有何變化?有,氣場變化了。那高頻率的微弱聲響就是一種表現。余非說那聲波就是氣,而是該聲波因為氣場的變化,作出了物理的反映,卻被某些人感知到了。

大家能在一英哩外嗅到一滴液體的氣味嗎?大家能在一千公尺外,不用眼睛去看就知道一條小魚如何游動嗎?(即便用眼睛看也未必能看到) 大家能不看天文臺的預報,就知道一兩周后有大風雨嗎?大家能在地震發生前的幾天,不用任何儀器探測,就預知到危險嗎?大家能不用衛星導航系統,就能準確來回只去過一次、相隔萬里以外的兩地嗎?大家能不用測謊機或診筒,就聽得到對方的心跳頻率而知其心理狀態嗎?我們都不能,但很多動物有這些本領,而且是與生俱來的,不用訓練。除以上外,還有更多更多的本領,都是超乎我們人類可以理解和想像的,卻一一在動物界視為基本能力。有些事情和東西,我們感知不到卻不代表沒有,只是礙于人類的能力發展太集中到大腦和智力上,而沒能發展其他的感知能力,或已經退化了。有些風水師以為地磁場就是風水中所謂的氣,甚至建議要站在滿布鋼筋的現代大門前下羅經,認為這樣就最能反映到氣場所受的干擾和大門所接收到進屋的氣場。其實他們所講的只是磁場,而非氣場。

磁場可以有助動物導航,牠們先天擁有這項本領,但我們不能認為這些動物就擁有完全的氣感知力。一英哩外能嗅到一滴鮮血味道的棕熊,雖然未必擁有辨識磁場的能力,卻不能說牠們沒有神奇的氣感。能感應極微弱生物電場的鯊魚(電覺 Electroreception),也可以說擁有氣的部分感知力。能預知地震的老鼠和風暴的青蜓,莫非就沒有氣的感知?人類,尤其不少風水師,都只以自己認識比較多的事物來總括了甚么是風水中的氣。因此,那些風水師以磁場來作為氣的代名詞。因為現代教育的普及化,所以不少風水師都唸過大學和高中,也學習過一些物理知識,故又將氣表述成電磁場效應。遺憾的是,他們只能以有限的知識去限制了認知另一個事物的本質。

氣是無形之物,但其本身可透過不同的可視、可觸、不可視或不可觸的物質來彰顯其存在。風水中的地氣是其中一種氣的表現,一般地師會以巒頭的山和水的組合布局,兼之山和水的形質優美與否,形態有情無情與否(有時是主觀的,但也不失客觀的感知),來體現氣的表現。玄學家們都相信,于物而言,有斯形必因斯氣,具彼氣必現彼形;于事而論,有此象必因此氣,具其氣必得其象。是故,風水之地有那些山和水的形態和質量,必然因為它們擁有這些氣。氣是看不見的,但那些山水形態和質量就能被人們所察看到,就等于知道各自有些什么樣的氣。而山和水形成的整個布局的場地,也是因為各自的氣所呈現出一個整體的氣場。因此,出色的風水師跟俗師的最大差別,就是得真傳的風水師具備一對法眼,其目力可以輕易辨認不同的山水結構和形局,所歸納出的氣場是怎么樣;而俗師只能憑肉眼去似是疑非地唿形喝象,估計或計算出一個或對或錯的氣場來。這就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而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及最后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分野了。

現代的陽宅房屋圖則都付有指北的方向標,可以此來量度房子的坐向,而且方向標的精確度已相對高了。如果不放心,還可以利用網絡上的衛星地圖尋找出房子的俯瞰圖,放大進行量度 (醍山測試過精準度也可接受)。一些人要計及磁偏角的差異,還可以到網上找出當地相對數據作微調。同時,亦可以利用衛星圖察看外巒360度高低起伏左右前后的大概情況。但即使如此,風水師看風水還是需要親赴現場,感受一下氣場,因為單憑衛星圖的虛擬測量圖,根本不可能準確審視周圍的實際形勢、光暗對比、形煞惡砂、聲音氣味等等影響風水的實況,更重要的是看不到現場形巒相對陽宅的「情意」。感氣是風水師展示實學功夫的一個重要部分,我們能憑法眼 (即是豐富經驗的觀察能力) 、感受的經驗和羅經的盤針等察視出真正氣場的實況。所以經驗的風水師是不必要上網或要求陽宅圖則,但當然有圖則作內局布局的參考也無妨。說到氣感,有那么的一些成名的風水師,竟然只站在正正大門的地方下羅經,在指針被完全干擾的情況下測量坐向。只要有幾次實地測量現代陽宅經驗的人就知道,現在的樓房,如果是用上真材實料的鋼筋水泥建筑的話,前后左右移兩三步,也有可能令指針偏了一山15度或以上的誤差。余亦測試過,有些陽宅,在宅心量跟在大門量,可以是差了一宮45度之多。更有趣的是,一次余到一宅作個測試,在窗前量跟在大門量一下,結果是180度的相反指向。這代表甚么?莫非大門向著北,但羅盤量到了指著南,我們就要相信這陽宅的「氣」已由原本納北變成了納南?就因為那個被磁場干擾的原故?也就是說那些鋼筋和電箱之類的干擾,竟比地球的南北磁極對我們影響更明顯?豈非荒天下之大謬乎?

印度女星阿辛是個美人兒,中國女星張涵妤也嫵媚嬌艷,章子怡也是美胚子,韓國的樸敏英也清純美麗,美國的Jennifer Lopez也是個美女,法國的蘇菲馬素就更不用說了,甚或有些人也認為臺灣的陳研希也美,林志玲也是。她們都是來自不同地方的美女,但我們憑什么標準評定她們是美呢?他們的臉形不同、五官不同、身高不同,也有相同之處,比如眼睛較大有神,身形高佻或纖瘦等。細心點觀察,阿辛的美跟樸敏英是完全不同的,Lopez跟蘇菲馬素的美也截然不同。而且,她們的美,在氣質上是很不相同的,相信這方面易友們都無異議。對了,就是那個奇怪的詞彙:「氣質」。

何謂氣質?上面提到的美女中有一位是客戶,更有一位是朋友,別怪余無禮舉名作例。余對以下幾位女性不認同是美女,卻無可否認她們擁有著比很多美女都更強的氣質,如Julia Roberts、小S、孫儷、湯唯、吳倩蓮、舒淇、安室內美恵等。氣質是一種很奇怪又無可言寓的感覺。一顰一笑是氣質,舉手投足是氣質,妙音秋波也是氣質。我們能感到她們的氣質,因為她們都有其氣。

套用到風水上,有些事物是無可言寓和寫在書本秘笈上的,那就是氣。氣是要感覺出來的,當然也可以計算出一個概略,那是理氣部分,但最終還是要用法眼去觀察出來。觀察什么?比如觀察孫儷的氣質跟湯唯有何不同,舒淇的氣質跟樸敏英的有何不同,這就是氣的情意,這是無法準確計算的。即是說,當讓我們看到一個女子的相片,可以用黃金比例什么的標準來計算出她是否美人,可是卻不能計算其氣質,除非能親眼看到她,甚或跟她相處過。

說到底,易友或認為醍山說的玄之又玄,還在繞著花園不著邊際,沒有指出氣是甚么。如果閣下這么想,也正是要以彼此有限的物理知識,必須在今時此刻將氣給規范下來。我們似乎都不能接受未知的事物,只能接受以已知的事物去解釋未知的事物。乙太網路即是Ethernet,從前的電腦網絡都愛用這個名詞。那乙太倒底是什么呢?古希臘的哲人以地、水、火、風作為宇宙形成的四大元素,而阿里士多德在此發展上還加了一個東西叫乙太 (aether)。乙太的概念是,在地、水、火、風以外,還有一種無形而不可觸不可見的物質,它是用來填滿了整個虛空宇宙的空間的物質,那就是乙太。如果說宇宙中存在一種以現代科學仍無法探測和瞭解,而又填滿了整個宇宙的空間的物質,用玄學的術語來稱之,或許是「氣」。余不管阿里士多德理解的乙太是否風水上的氣,但彼此的共通性是人類無以用平常的感官能力來感應到,卻是存在著的。

如果有登過山尋過龍的師傅,或許也有過余之經驗 (余不敢說一定有過,因不少登山尋龍的所謂師傅,其實都只是看看墳,拿出羅經量一量舊墳來驗證一些所謂訣法而已),龍氣所在之地,自身的毛孔會不經意地擴張而有舒坦的感覺。點過穴造過葬的師傅們,亦可能見識過五色土 (未必很多師傅都真正點過有生氣之穴,所以未必都見過),那些土質和色澤跟周圍的泥土是完全不同的。易友可能說這是地理的質變或化學反應的原因,但驅使這些特別變化的,我們卻認為是土中或山中有生氣所使然。這個「氣」不能看見和觸碰,亦無以言寓,卻在其他可視可感物中展現其存在性。

對于一些表面上平平無奇的人,但走在一些修道的人附近,卻能被感應到其戾氣、怨氣和殺氣,所以「氣」的本質,其實也是精神上的一種感應。一些感應氣較強的人也會有這經驗,在荒蕪無人的地方,會忽然感到一個寒氣透過身體。有人稱之陰氣。有人亦能有效地感覺到身后有無聲無息的物體接近。而這些感應,對于風水上的吉兇而言,就是對于氣的感應而使然的結果。這就是氣的本質,而用英文更準確點來表述,應是Sense of Ene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