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算八字體會忌神真義

解夢佬 4 0

八字命理的精髓,在于理解何謂忌神的真義。要抓準用神,亦必先要抓準忌神。故此,忌神在一個八字中,是佔了絕對的重要性,而所謂忌神,就更是一個八字里面重中之重的權重代號。

首先,余常見「忌神」被一些人以英文直譯為「Jealous God」(妒忌之神),那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忌神之「忌」字,其義一定不是妒忌,這是百分百的錯譯。最起碼那個「神」字被譯成「God」已肯定謬誤。要瞭解何謂忌神的真義,就必須先理解「忌」和「神」兩個字的本義。醍山先談「神」字,接著才論「忌」字。

忌神之「神」者,跟命理十神的「神」字,是同出一義。然而,命理中的十神,不是指有十個神仙之類的尊稱,也非精神之「神」的全部演繹。這個「神」字,其實有點像是數學代數中的 x、y、z之類的符號。正確來講,忌神的「神」字,就只是指代符號之作用,英文或許是 a stuff。

易友們明白了「神」字的作用,就得始談忌神的真義。但要知道忌神的真義,就要明白這個「忌」字的寫法和本義。「忌」字的寫法很有趣,是上「己」下「心」,而其今義則有嫉妒如「妒忌」、害怕如「忌憚」、禁戒如「忌諱」、不祥如「忌日」等。統統都是甚為負面的意義。無怪今人看到「忌神」一詞,就認定是一個避之則吉的代名詞。絕大多數人都給「忌神」判了一個極度貶抑的意義,包括很多很多的命師也如此看法。可是,如果「忌」字本來就是不吉利或不好的意思,為何寫法要上「己」下「心」呢?這個寫法不是后來演變的,遠古至金文已有「忌」字,甚或甲骨文亦然。

不獨「忌」字的寫法有趣,另一個「息」字的寫法上「自」下「心」也同樣有趣。「息」有停止之義,如「平息」、「息怒」和「主懷安息」,這是今人對「息」字的解釋,并不代表其本義。「息」字上「自」下「心」,古代「自」是「鼻」的本字,所以何以「鼻」字是上「自」下「畀」,乃因下「畀」為其聲,兼有自給之意,上「自」為其義。而因「自」后來引申為自己之義后,就創造了今天的「鼻」字。「息」之本義并非休息、停止,也非生長之意,如「子息」,這些都是后來引申的。其本義為唿吸的鼻息,如「仰人鼻息」、「嘆息」和「喘息」等。「息」亦有訊息之意,如「消息」,但這里「消息」亦有本義,源出于《易經》中之消卦和息卦,此「息」乃后來引申「生長」之意。但勿論怎樣,「息」之本義為舒暢的唿吸。「鼻」有始之意,如「鼻祖」,皆因獸之初生謂之鼻,但實際上,在一般狀態下,人和獸的垂直橫切面最前者皆是鼻子,故「鼻」即是「始」意,也就知道「自」也本有原始、開始之意,而「息」字也就是原始的心性也,也就是「生長」或繁殖后代也。單一個「息」字的「自心」已有如此轉折的意義變化,而「己心」的「忌」字又當如何呢?

試想一下,「息」字為「自心」,而忌神之「忌」字為「己心」,「息」和「忌」的寫法卻是「自己的心」,既然「息」字的本義已遠不及后來引申出來的意義普遍,也難保「忌」字之本義并非是今人所解釋一般。「己」是個象形字,甲骨文中是繩曲之形。因為遠古時代人類是以結繩來記事,故「己」即「紀」也,紀錄之意。后來假借作為「自己」之代詞,乃因結繩記事轉變為私人的事件紀錄,有私人或自身之隱意,故被引申為今天所謂「自己」的意義。「忌」字從「己」從「心」,本義是自己的心性也,而今天所看到幾近全部的貶義,也是源出于「己之心性」。

何以自己的心性會引申出一個不好、避之則吉的意義來呢?自己的心性就是己之所欲,人類的慾望是無止盡的,我們都是貪婪的,如果一切按己之所欲去追求下去,就會發生趨于不利的盲目過份,最后出現不好的結果。然而,人類是不可能沒有自己的心性,豈非己之心性亦成了必然的壞事?那做人豈非就是壞事了?《道經》第十七章云:「天之道,其猶張弓與,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則不然,損不足,奉有余,熟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這里明明白白已道出人的本性,就是越不足的越要弱縮和逃避,越突出和越越渴望的,就越會去表現和追求。可惜,人道的行為模式正正違反了天道的表現。這或許能解釋了何以自己的心性何以不好。

大家必須細心去思考,如果將這里講自己的心性跟老子講的人道等同化,就是認為自己的心性是個人有余之表現,而進一步去追求更多。人的心性基本上必然會有一方面的傾重,就如世界上萬事萬物必然是處于不平衡狀態,而需要大自然不斷進行「損有余而補不足」的過程來維持一定的平衡性。人的心性也一樣,不平衡是事實,也是自然的規律,不應看成是「忌」。然而,如果這種不平衡的表現,一直不依循天道地繼續傾側下去,才出現了「忌」的情況,到時候就會由大自然 (或說是天道) 來借助外在的變更給予平衡。

獅子吃斑馬,斑馬又吃草,草不能吃獅子,這是一個不平衡的狀態。終有一天獅子會吃光斑馬或者斑馬會吃光了草,結果最后就是獅子會餓死,而致絕種。但這個情況似乎在自然界還沒有發生 (除非有人類從中作梗),因為大自然會用其任何手段和措施,來讓彼此之間的數目「不斷回復」到一個平衡的狀態。留意醍山是說「不斷回復」而非「永遠維持」,意思是這個平衡化的過程是永無止境在進行,卻永遠不可能到了一個平衡的狀態后就不改變。也就是說,事實上差不多在任何時刻,現實都是處于一個不平衡的狀態。所以,變幻是永恒的。而所謂的永恒,必然是在變易之中。天道的不易,就在于其恒常的變易。

人的心性也如此,我們的性格和表現有強的一面,也有弱的一面 (甚至是多面)。比如求財若渴的人,其理財能力方面自然會較強,反過來說,因為其先天具有理財的能力,故此在這方面表現相較出色,便促使他更有求財的慾望。又比如對權力趨之若鶩的人,也必然具備一些操控他人的特質,所以才有興趣獲得更多的權力。一般成功的商人擅于求財,但他們甚少會參與政治,雖然他們明知獲得政治的權力,能有更大的機會獲到更多的財。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專長在于理財,而非搞政治來操控一切,他們反倒喜歡參與一個被當權者操控的金錢游戲,依據別人定立的規則,找出對自己最有利的玩法,而不是轉變成為操控游戲規則的人。一個有演說能力的人會去做報導員、主持、演說家之類,而不是跑去做苦力或者賽車手。一個喜歡傳授知識的人會去做教師、作家等,而不是跑去當基金經理。一個喜歡打拳的人會去做教練、拳手等,而不是跑去做公關。他們的專長和先天能力,促成了自己的心性;與此同時,自己的心性,反過來驅使了自己邁向專長和能力的方向去表現和追求。這都是人道的「奉有余」之表現。對于他們能力未逮的工作,并不愿意花時間去培訓,甚或要刻意逃避,也就無法「補不足」了。

「忌」是自己的心性,是自己「有余」的方面,只有在不斷「奉有余」的情況下,「忌」才會變成今人所認為的忌,否則「忌」就是自己的先天強項、先天優勢和專長!「忌神」是一項特徵,并非一個過程,故其本身是中性的,甚或可以說是略帶褒義的,就如我們說強項或專長時,都是具正面意義一樣。「忌神」僅代表了個人心性中「奉有余」三字里的「有余」二字。「有余」并非壞事,只有明知有余,還不住去「奉」它、追求它,才會導致物極必反的不良結果。

因此,「忌神」在一個八字中反映的是命主的強項、優勢和專長,并不是一些可怕的神怪東西,更沒有必要去逃避它。我們應該接受「忌神」,態度不是逃避,而是「損有余」。「損」不是逃避,是削弱、減輕、抑制等,目的是令其不致無止境的增長。但又切勿損之太過,而變成了「不足」。一旦一個心性變成了不足,那就要補,既然要補,就不是我們所講的「忌」,也就不再是忌神了。所以,「忌神」在一個八字中是永遠的強者 (包括任何格局的八字),只有在八字中佔了權重的優勢,才有資格稱得上為「忌神」。故此,醍山也可以總結地說:「忌神怎損也不可能變成不足」這是邏輯的結論,也是事實。一個八字中不可能沒有「忌神」,因為宇宙萬物沒有在絕對平衡的狀態,也正因為宇宙萬物不可能在任何一刻處于極度平衡,這個宇宙才得以生生不息地運轉。如果八字沒有忌神的人,就會十分庸碌,因其沒專長、沒強項,而醍山的意思,絕對是包括了那些一氣或二氣成象的真從格!

「忌神」并不可怕,也不應該去逃避,因為你我也無從避得了。「忌神」是強者,但不是跟自己對抗的強者,而是屬于自己的強者,是自己人生中最強的勐將。學習八字和給大師看八字,就是要學會如何駕馭忌神,而非排拒或消滅忌神。八字有病,不是因為有忌神,而是忌神太「忌」了。如果有大師告訴命主要如何把忌神消滅,那定然是那位所謂的大師根本不懂得八字的基礎。忌神是馬,用神是韁;忌神是舟,用神是槳;忌神是刀,用神是手。人類大多是右撇子,對于健全的人來講,沒理由堅持只用右手做事而不用左手相輔;亦沒有人笨得擔心自己的右手太靈活能干,而刻意只用左手做事而廢棄右手,甚至要斬掉自己的右手。缺了忌神,用神猶同廢物;缺了用神,忌神就是危險之物。是故,「用神」者,本名應為「用忌之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