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八字十神食傷的孩子要怎么培養?

解夢佬 6 0

食傷的孩子一直讓家長和學校感到頭痛,尤其傷官,他們頑皮、不遵守規則、不顧別人感受,是麻煩制造者。為何他們要這樣做呢?難道他們沒有想成為好孩子,被大人贊賞的愿望嗎?

哪有孩子不希望大人贊揚呢?食傷的孩子不是不想,而是在不屑像官殺孩子那樣刻意裝成乖寶寶。說他們不屑這樣做,其實更實在的說應該是他們真心壓制不住情緒和慾望,想太多也來不及,不如先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好。

十神中的食神跟傷官都份屬同類型的相對五行對象,本質上都是日主所生的。生這個概念是以食傷作主體來論,如果以日主作主體,就是食傷洩去了日主的氣。

洩氣不一定是不好的,如果氣本身太旺太強,洩了是好事,可轉化成秀氣,命主的感覺就是將能力使用出來,每每都做出秀氣的佳事,獲得稱許的佳果。而這篇所論的,是當食傷為道法,即食傷為忌神是,也就是食傷這洩身之力量比日主力量較多時,會產生的表現。以食傷為道法的孩子,的確有點兒麻煩制造者的味道,因為他們心性主導的是,將思想中的什么也好都給釋放出去。所以一般食傷道的孩子想到都要做,不實行的話,從心理上和身體上都會感到極之不舒服不自在。如果行為被外在制止,他們就會出現不由自主的肢體動作,所以在課室里會多有坐不定的表現。

很多家長和老師應付這類學生,都會礙于自己的權威形象、社會規范、學校規條、外界目光、長級壓力等等,大多會以懲罰和壓制去處理這些問題學生的問題行為。從現代西方的教育理來講,這一套已不合時宜了。為何不合用呢?其實一早就能在十神五行的生剋作用中,很清楚明白地找得到答案。

以己土日主作個例子。如果這己土日主的孩子是個食傷道法的心性,那庚金 (傷官) 或者辛金 (食神) 就是帶有忌性了,而正官和七殺分別是甲木和乙木。如果這個孩子的食或傷成了忌神,就代表食傷的表現佔了思想和行為決定的主導,若然命局中有正官或者七殺,那么孩子還有一份自我克制的能力,但顯然在五行的生剋制化上,這些正官七殺的木,是根本不可能用以剋制食神傷官的金,因為五行的生剋作用關系是金剋木,而不是木剋金。當然,如果木的力量很強大,足以明顯地超越了金,那木就可以侮金了。不過這只是個空想,因為前提的本質是食傷之金為忌,即是金是全局最強大的力量,所以根本不可以靠原局的木,來剋最強大力量的金。若果原局根本就找不到甲、乙木的話,那就更別指望外來強加的懲罰和打壓 (即是官殺),能夠動搖食傷的本性。這時候強大的食傷心性會因外來的官殺攻擊,而變得更兇惡,反擊的力量就更勐。

己土日主只是一個日主五行的例子,但卻是適用于任何五行的日主。食傷的本質就是剋制官殺的,這是為何傷官要被稱為傷官的理由,因為這個十神星的本質就是要傷害正官。

正官代表守紀守規,律例制度,而傷官的天性既然是要傷害正官的,即是傷官道法小孩的本質,就是要犯規撒野、挑戰家長和師長嗎?

從結果來論,的確是這個樣子,但這并非他們的本意。從心性的角度來看食傷孩子,他們是因為身體的能量有往外瀉洩的傾向,又或者是思想的領域有很多新主意不住浮現出來。這都都他們身不由主的。有的食傷孩子會很好動,在肢體上盡量將身上的能量發洩出來,所以他們會東爬西跳,沒時候停下來,直至能量耗光了,就唿唿大睡。從我們這些長期受到思想和行為約束慣了的成年人眼中看,這些行為都是頑皮的表現,因為我們要求孩子都最好能在茶樓乖乖地坐著陪大人喝茶,在成衣店乖乖地跟著媽媽衣尾選新衣。這就是好孩子的表現,如果在茶樓大叫大嚷地追來逐去,在成衣店的衣帽架前穿來插去地裝蜘蛛俠,家長的官殺面子便會丟了,變得沒家教,而沒家教的孩子便是頑皮。

在思想上的情況也大同小異。不少官殺道法的孩子,其實都會有些鬼主意,或者與別不同的想法,但因為他們怕不被認受或怕破壞了規范而受罰,他們會選擇還是循規蹈矩,把點子還是官殺式去壓抑在意識層下。然而食傷的孩子不同,他們想到的就要說出來、喊出來、做出來,因為這一切都不能暫存在大腦里,必須全部輸出。食傷孩子的人生哲學就是有多少來、有多少在,都要全部輸出去,全然清空了身心,讓內在虛空自由。只要是想到的,就會付諸實踐,而至于會不會傷害到既定的規條和侵犯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這不是主要的考慮,也就因此被認為思想奇特古怪,不合主流了。

比如在學校里,當國文老師教唸唐詩的時候,食傷的孩子可能因為一首唐詩就聯想到其他的事物,而大腦爆發出更多的字句,馬上想到了一首自創的搞笑打油詩。他們可能會因為想到笑點時失控大笑出來,老師大多不由分說認為孩子在搗蛋。又或者他們會忍不住沖口將搞笑詩句唸了出來,弄得哄堂大笑,就會更有罪名被重罰了。他們的罪名是什么呢?破壞課室秩序。但課室的秩序是什么呢?權威的老師授課時,不許傾談、說話、叫囂。所以,孩子應該先舉手,得到老師允許,才將創作說出來;但當然,如果會「影響」其他同學專心上課的話,最好就是別說出來。在國文課老師教授唐詩時,同學們最好不要自行創作,哪怕創作的意境比原作好,又合乎格律、聲韻,因為國文老師從小至今,也只是唸詩而不會作詩。那李白呢?因為他是李白,你不是。為何我不能成為李白這些詩人?別問好了,因為這道問題又足以讓你犯了以下犯上的欺師大罪。

其實,食傷孩子要的不是蓄意以下犯上和挑戰權威,而是單純的表現內在的「秀」。「秀」與不秀是見仁見智的,食傷孩子認為是秀的表現,別人眼中卻可能是罪。如果官殺管束的氣場不能克制食傷孩子洩「秀」的表現和慾望,那如何培育呢?

1. 輕度食傷道:

命局中食傷作為稍過的十神,表現雖是最突出的一個,但卻不太激烈,這就會在正面發揮到較被認受的表現。這種孩子有創意,做事情不會墨守成規和一繩不變,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創新點子和觀點。

前面已講述過這些孩子表現的成因,就是不斷的洩秀。不斷洩秀也要有條件的,首要是有秀才可洩。輕度食傷道的孩子因為本身命局都較平衡,如果因為食傷旺而致身弱,這就表示強身的一黨也有相當的力量,才致使命局變得這么平衡。換句話講,一不是他們印的力量不弱,就是比的能量也充足。前者因為十神的制化中,印作為用神來制忌神食傷,這些食傷道法的孩子不斷要洩秀,而秀之來源就是印。所以古時認為傷官配印的命格,能成大文豪,就是因為他們一生不斷將自己優秀的能力傾洩出來,而來源就是印的文學修為。如果是身稍弱而比還有一定能量的,其秀就多源于比的身體能量上,所以能力的優秀表現就容易落在運動競技上。

這類的孩子學習不成問題,因為食傷有本事不斷洩出內在精華,大腦就必須有特定細胞和系統提供能力需要。就像官殺道先天有邏輯思維力跟財道先天有空間操作感一樣,食傷道的孩子先天有的是強大的聯想力。舉一反三是他們的才華,單憑一個例子,就可以從大腦的記憶體中搭上聯繫,馬上找出或多或少有相關性的資料,再整合歸納出共通之處,從而能立即反推出更多的下文。考問官殺道孩子謎語,由于他們太一板一眼,太有理性的邏輯了,是比較困難找到資訊薄有相關的聯繫,所以就很難以天馬行空的拉扯方式找到一語雙關的意思。

比如問: 「什么人撒謊,會讓人拍手稱贊呢?」官殺道孩子會理性地去想撒謊的方法和目的,是否撒謊手法太高明?是否善意的謊言?但什么人會說善意的謊言,是親人?但食傷孩子不同,一開始他們就知道這不是正常的理性問題,就很合他們這些不是正常理性心性的人去作答。他們會先想跟撒謊大致有點關系的途徑,也會同時想到拍手稱贊的拍手跟什么行為相似,又會想到拍手稱贊跟舞臺表演有關,然后又將這些扯回去了撒謊可以是行為上的造假,再聯想到造假跟表現,接著是造假的表現很精彩,最后就想到了魔術表現,答案得出是魔術師。

從上面一個簡單的所謂IQ題例子中,就可以看到不同道法的孩子的思維模式是大相逕庭的,換著是個印道心性的孩子,一下也不嘗試就直接回答他不懂,因為這不是他們智慧和知識的能力范疇。

食傷的孩子憑著這份高超的資訊聯繫性,形成了強大的聯想網絡,造就了他們舉一反三的特強領悟力。只要是食傷道法不太嚴重,如果再加上有制化,這類型的孩子學習的天份相當高。他們學習的模式不像印道法的以背記為主,也不像官殺道法的以推原導理為主,而是以觀察例子反推萬象為主。如果食傷道法的孩子本身也有不弱的官殺氣質,就會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但當然了,聰明用在好的地方還是壞的地方,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你們家里有這樣的孩子嗎?讓他好好背記背不熟,你們作為家長的也當起老師的角色好好解釋來龍去脈,他就是聽不全,但只要用一個生活的例子去解釋,他們就恍然大悟,清楚明白,還可以自行再舉更多例子出來了。如果有,那就是個食傷為主要心性的孩子了。 

舉兩個活例,曾有一個食神道法的人,他小時候沒有學習過一點兒日語,一天看到一張五十卜音卡片,然后比對一下自己玩的日文電子游戲,沒兩天,還是完全不懂日語的他,就領悟到日語中片假名的五十音的用法,而且游戲中不少日文片假名的意思也明白了,玩得特別輕松暢快。另一個也是食神道法的,還是初中生時,因為玩KOEI出品的三國志電腦游戲,而主動看完了一整部三國演義小說,之后公開會考時就憑引用三國演義內的例子作比喻,在中國語文的作文中套了A1的成績,后來當了網絡小說作家。對的,食神道法的人,比家偏向喜歡當小說或專欄作家。

從這兩個例子可以看得到,食傷道法的人都是比較喜歡因游戲而學習,或者從游戲中學習。他們的學習動機不是吸取知識,也不是為了滿足家長的期望,或者好成績的虛榮,而是為了有趣和好玩。現在香港和大陸都一樣走著兩個教育模式的極端,一是填鴨的催谷教育,另一是活動式教學。而食傷道法的孩子,顯然是適合活動教學模式的。食傷道的孩子需要愉快地學習,不管學習的內容;而印道的孩子不一定有這個模式的需要,在他們的心中,學習本身就是愉快的,不管進行的形式,又或者學習本身就是不愉快的,不管進行的形式。

所以,如果八字原局是有印制約住食傷的食傷道孩子,就可以放心送他們到國外留學,尤其像德國這些著重創意發展的學習模式的西方國家。但家長們必須留意,以上說的一切,只是適用于輕度食傷忌神的孩子,并不是任何程度。如果孩子的食傷忌神程度是較強的,以下有另外的培育模式。 

2. 中等食傷道:

食傷一來是制官殺,而不是被官殺制的,二來食傷又是洩瀉能量的十神星,所以如果食傷程度在原局中已達到中等強度,家長們就別太奢望以權威和處罰可以馴服食傷道的孩子。

首先,食傷在五行上是克制官殺,而權威式教導和限制式的處罰,就等于反用官殺去克制食傷。這樣辦,如果官殺力度跟食傷相若,或者比食傷的能量稍多些,也不足以反剋食傷,便激起食傷氣場的勐烈反抗,只會適得其反,隨時家長們官殺的權威和面子,會因孩子的反彈而丟失殆盡,弄得無地自容,或者最后就范放棄管束。而要官殺對付這些食傷孩子,其力度必須有足夠的大,大到他們無力反抗,比如在極端憤怒下的嚴重體罰或者甚至虐待殘害。有些家長,尤其是官殺道法的家長在教育食傷道法的子女時,每每會出現因惱羞成怒,搬不下長輩的面子,而將教導孩子變成傷害孩子。然而,那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到底我們作為家長的,是要自己的孩子服從像死狗,還是希望好好教育他們成材呢?留意一點,食傷孩子還有不洩就身心不自在的問題,他們自己也控制不了的,所以被處罰時會反抗和大喊大叫,而形成無所畏懼的表現。不用強至中度,食傷道一般強的孩子,只要壓迫越大,就會反抗到底,因為食傷是從日主向外膨脹外洩的,除非將之壓破,不然是壓不住的。因此,除非家長已打算放棄這個孩子讓他永遠離開你,不然別以這種管教模式來對付他。

那該如何辦呢?

贊美是誰也喜歡的,尤其是對食傷道法的孩子。不錯,如何你已看過官殺篇,就會記得用「贊」來教育官殺道孩子,這次又重提一次,不是換湯不換藥嗎?

雖然都是贊,但兩者差別還是有的。對官殺道的孩子,只胡亂贊許,他們很能分得清是真心還是假意。他們要的是真心的肯定和認可,因為他們著意家長的內心看法,所以一定要小心挑選時機和事件,作出適時的贊許,可讓他們更有動力下次做得更好。

然而,食傷孩子不同,因為他們洩秀 (當然這個「秀」字在他們眼里一定是認為「秀」),所以先天就認為自己是有能力的,表現是卓越的,也就一大早認定自己什么都是好,該受到贊揚的。在這種心理前提下,任何不認同的抨擊,他們都會認為抨擊者是妒忌或者不識貨。所以家長們對這些孩子任何表現有挑剔,他們都感到不爽,而且也不屑于你們的評價。都到了中等食傷道了,他們在自我陶醉。他們本質也因為食傷的外洩而喜歡思想和行為的外洩,而說話也洩之太過。所以他們本身也在言語上傾向夸張放大,也樂于聽別人的夸張放大。因此,家長們盡量而贊美他們,而且要夸張地贊美,因為食傷道法的人都喜歡聽違心的說話,哪怕他們明知是假的。家長們可能就會問了,難道孩子做錯事也得贊?贊是要有技巧的,這方面可私家跟醍山討論,就不在此贅了。

對官殺道孩子的贊許,目的是讓他們更加努力去做好;對食傷道孩子的贊美,目的是讓他們更加容易接受家長的教導。方法類近,原因大大不同矣。

然而,「洩」這個本質基本是對應所有事象的,包括情緒和脾氣。一般來講,到達了中等程度的食傷忌神,他們的情緒表達和脾氣發洩都已比較強烈。基于他們不洩會渾身不自在,所以他們的喜怒哀樂情緒的表現都會非常明顯,甚至乎給其他人看來是夸張。他們的脾氣也是一樣,說話直來直去,想到就說,哪怕別人不中聽,不說出口也會渾身不舒暢,所以會容易讓其他孩子朋友不快,甚至令家長們和其他小朋友的家長們感到不快。撇除世俗的禮教和一針見血的言語傷害,家長們細心想一下,食傷孩子的直腸子說的話是否還有道理?

當然了,洩得過盛也會讓食傷孩子不能自制地要挑些事端來搞一下,比如作弄一下別人,經過你的左邊就要拍拍你的右肩,然后若無其事地走過,看看你的傻反應。食傷孩子另一讓人討厭的地方,是閑來無事的言語或行為挑釁,總之別人有反應了就感到好玩。他們是將快樂建筑在別人痛苦的人,而且樂此不疲。他們主要是要洩耗精力,但又要找碴讓別人陪著一起玩或給他玩。因此,他們或多或少在心理上或言行上都有欺凌別人的傾向。

還有,食傷道法比較重的孩子也會比較容易撒謊。同樣地,跟官殺道孩子撒謊的原因不同,官殺道的是為了不被發現過失而撒謊,不想讓家長失望、受責罰而掩飾錯誤,所以有可能出現一個謊言去補救前一個謊言的情況。而食傷道孩子的說謊內容,主要是夸大自己的能力逞強 (充大頭)、夸大豐富某些事情的情節 (添油加醋)、或者隨便當個玩笑胡說八道搞氣氛 (無聊玩笑)。因此,有時候跟食傷孩子 (成人也一樣) 交流,都要抱著「信你三成,雙目失明」的態度,彼此吹吹捧捧、談笑風生就好了,勿過份認真和計較。

似乎說來說法,中度食傷道孩子都只有缺點,沒有優點,比如淘氣、頑皮、撒謊、撒野、欺凌等等。其實不然,食傷道孩子的優點也有不少,而且更是值得重點培育之處。

還是因為這個「洩」字,食傷孩子能夠全情投入自己熱愛的事情,包括跟別人相處。食傷道孩子很熱情,不像官殺道孩子的內歛和財道孩子的羞怯。當他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跟他們玩耍是最開心的。除此,也因為「洩」,他們能力的表現也是揮灑得最淋漓盡致。官殺道和食傷道的孩子的爭勝心都強,但既然五行生剋中食傷是克制官殺的,就說明食傷道法一定有其過人之處,能在表現上壓倒官殺而優勝。官殺道孩子爭勝是為了受認可和嘉許,但他們先天的官殺心性,讓他們每一步都謹慎小心地部署爭勝。這不是好事嗎?小心謹慎可以不容易招致失誤,但同時也因為謹慎而不能將能力發揮到極致。食傷的孩子不是以小心謹慎見稱,反而是直來直去地率性而為,但他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表現得最好去爭勝,然后能展示自己的動力。所以,同時爭勝之心,一個是以避免輸而去爭勝,一個是以一定要贏去爭勝,二者確有不同。也因為食傷道孩子往往能表現出最佳的狀態,沒有畏懼和顧慮,在爭勝時會比官殺道孩子有優勢。一般來講,食神道法的孩子比傷官的孩子較內歛,洩瀉不及盡情,所以食神道法孩子在文字和作文上的靜態創作表現會突出些,而傷官孩子除了在創作上有強的表現,在運動上也很強,因為他們的身體肌肉都能自然領悟動作的協調方法。比如學習游泳,官殺孩子會注重撥手踢足的原理、作用和細節;而食傷孩子就只是看到這樣做便很快學到了,他們未必很需要知道其原理,但就是一下子就不知怎的領悟到動作中的重要關鍵,很快就能表現出來了。

很多習命理的人有一個誤區,就是以為越平衡的命局就越好,比如食傷為忌神而只屬輕微的,就一定會比食傷為忌神而屬中度的較好、表現較出色,所以輕度食傷道的孩子將來成就會比中度食傷道孩子要高。這個想法是不全面的。食傷道法越強,就代表在食傷表現上的氣勢和能力也越高,所以只要家長們能將孩子很強的食傷道法,轉化到社會認可的正面事情上,其能力和成就的表現將會更大。當然,關鍵就是這個強大的食傷氣場,到底家長有沒有辦法去制化。

孩子的命局中能制化食傷的十神星,主要而直接的有兩個,一是正印,一是偏財,但我們暫且說是正偏印 (印梟) 跟正偏財 (財才) 好了。當食傷為忌神道法時,印跟財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只能最多得其中一個為用神。如果搞不好的,印和財皆不能為用,那培育食傷孩子就更加吃力了。

如果是印為用神,且能得力的,可以要以贊美打好關系基礎,再以關懷作催化劑。食傷孩子喜歡洩而不喜束,所以關懷也要得宜,不宜過份,變成了生活上的煩擾。最好從小開始誘導,尤其每個晚上睡前預留故事或游戲時間,讓家長可跟孩子有親子的互動,不單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 (印),更重要是以故事或游戲形式灌輸 (相對)正面的社會和人生價值觀給孩子。當然,對于食傷孩子不能亦以說教的模式去進行這些互動,如家長有興趣瞭理,可直接聯繫醍山,礙于篇幅已太長,在此只概說方法,不詳贅過程了。

還記得小時候,醍山也讀過一篇關于李白小時候的文章,時隔幾十年了,還能只字不漏到背出來:

「李白小時很懶惰,天天不愿去上課。街上看見老婆婆,拿著鐵棒慢慢磨。李白心里很驚奇,走上前去問仔細。她說要磨一根針,李白聽了不相信。鐵棒粗壯針兒小,一輩子也磨不了。她說只要有恆心,鐵棒定能磨成針。李白聽了很感動,從此讀書很用功。后來成為大詩人,多虧她的好教訓。」

坊間也有談李白八字的網站,至于八字真確與否就不去評論,但以事跡來判斷,李白是個食傷道法的人應沒有錯,而且應該是傷官道的 (他還擅長劍術)。他的輕狂、他的灑脫、他的意境、他的才華、他的際遇,確是無一不配合傷官道法。文章內容說李白小時候也是個懶散愛玩的孩子,后來只因看到老太婆磨鐵棒而感好奇,一問才知她要將鐵棒磨成針,就更加好奇了。

就是這樣開始,一個老太婆拿著一條鐵棒蹲著或坐著在磨呀磨的,途人也沒多理會,只有一個無聊的孩子關注到。這么無聊和簡單的事情和好奇,正常人也會認為磨棒的智障,走去問的人也似乎多少有點智障。這故事真假不知道,卻是成語「鐵杵成針」的典故。至于老太婆是否智力有問題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李白的智力應該沒大問題。這個故事的一個重點說明了如何去讓傷官道孩子領悟道理,就是要抓住其好奇心。

不錯,官殺道的孩子也有好奇心,但他們不會在眾目睽睽展現出來,怕別人把自己看成怪人或笨蛋。但因為食傷道孩子要「洩」(留意,由始至終食傷道的一切心性表現都只源于日主所生,即洩日主這個十神生剋的關系上,所以學習命理真沒多少理論要去背記,一切都是生活化的、自然化的,不是嗎?),所以 (人皆有之的) 好奇心也無可壓抑地表現出來。就是說,家長只要能抓到孩子好奇心所在,食傷孩子就會無可抗拒地專注于此。有看見過不少孩子完全沒辦法專注坐著學習課文知識,但卻可以很專注去練習出神入化的球技吧。

文中另一關鍵來了。老太婆的回應沒有說什么人生大道理,也沒有勸說李白去努力讀書,反而只說了一句話:「只要有恒心,鐵棒能磨成針。」好心的說,老人家去買一根針不是比磨鐵棒方便嗎?有空磨鐵棒成針去縫衣服,倒不如省幾年時間快點買根針把衣服縫好吧!買鐵棒來磨的價錢總要比買根針高吧?(當然我們相信唐代的匠工不會拿鐵棒磨成針來出售,所以縫針的價格應不比鐵棒高) 然而,智力沒有問題的李白不是去想這些問題,因為這些都太理性,太有邏輯了,這不是屬于食傷道法孩子應該有的思維想法。所以,李白出乎意料地將鐵棒磨針這樁不合常理的事情,透過食傷道強大的聯想系統,領悟出人生的道理來。這對于官殺的孩子是匪夷所思的,但對于食傷孩子卻是不過如此。

我們還要有個前設,李白命局中沒有印星用神去克制食傷,這個屬于印的教誨是進不了他的腦海,而讀書這件印的事情他也不會去進行。所以,李白本身就是傷官配印的貴格,而且傷官的忌性一定很強,才有這樣的才華和創作造詣。也就是說,李白的命局應該是不平衡的,有著中度嚴重的傷官道法。如果只有輕度的話,生活會比李白享福和安逸很多,但卻沒有他這份名垂千古的成就。

說過有印來制食傷的孩子了,反之,如果財為用呢?財本身就是才情、才藝之意。財為道法的人,一般對空間感和藝術感都有較優勢的掌握力。如果財道很強的,某些技藝或者藝術能力都可以很高,但不一定發揮在正途上。他們可以在開鎖、高買、偷竊、復制贋品的造詣很高,但不一定有創意。他們有能力復制別人的名畫,達到幾可亂真的程度,但為何他們不老老實實當個有自己創作品的畫家?一來當畫家不是容易的,起碼最初的褲帶要勒得緊,二來自己未成名,卻可以憑復制贋品而謀利,這都是財道貪生和貪心的心性,詳細請重閱財才篇。更重要的,是他們缺乏了食傷的傲氣和自我,也缺乏了食傷的無限創意。有畫功但沒創意,也是無法成為大師的。

因此,只要命局中財有資格為用,而又能做功去洩耗食傷的,家長就可以培育孩子在很多藝術和工藝上的創作,他們既能將食傷的頑皮和自我洩到這方面,也能替他們找到更多成功感留住他們繼續進步,更可以替他們將來的事業找到一個發展的空間,甚至成為某一領域的大師。而重點是要讓他們不斷有創意展現,比如那些坐著跟老師一筆一筆地照著畫的興趣班不合適他們,最好是每次都要有新活動和新主題的那種。

當然,食傷道法的孩子即使是財也帶忌的,也有可能因為特殊的格局因素而得以引導,成為比財為用神更有成就的人。而印跟財都無力制化食傷,比如印跟食傷同為忌神,那受騙而累及家人的可能性就不少,莫說引導到正途的成就上去。而食傷中度忌性又缺財的,經醍山多年研究,比較容易患有亞氏保加癥,是自閉癥的一種。沒錯,食傷道法那么外洩的,竟有自閉癥,這也不容易給力引導。 

因此,如果家長相信命理,又欲培育家中食傷道法的孩子,應先找合資格命師判定食傷道法之程度,再找合資格之兒童教育學者或社工計劃更詳細之培育流程。

3. 重度食傷道:

食傷過度,基本上不洩耗盡身心的一切不罷休。這些孩子的能力和活力十足,但因為忌神達到重度,就是十分偏離社會期望的中道了,故此其洩力也很偏離社會各界可接受的程度,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負面范疇。

他們的脾氣會發洩得很盡情,一遇任何不如意之事情,就在街上躺在路邊嚎啕大哭,或者不住襲擊家人和他人,受到成人制止時仍然目露兇光奮力掙扎、大叫大罵等。這基本上已到了無可控制和化洩的程度。食神尤多終日荒廢好逸,不事生產,招搖怒罵,情緒失常,憤世怨道,口舌是非不絕。傷官是十神中破壞力最強的,就容易打架傷人,嚴重破壞校規甚至法律,為人喜怒無常,縱慾傷身,玩物喪志。

必須留意傷官領悟力高強,是學習新事物的高手,忌性越強,能力越高,但卻越偏離常人可接受之中道,反而破壞力和傷害力更大。小時候或多挑戰權威,不服紀律,又好享受自由,青春期就因為其外洩的感染力,可能結黨號召,沖擊法治,破壞社會秩序,作奸犯科,尤其姦淫之事,而惹來牢獄傷災。

官殺道非常嚴重的孩子,其家庭長輩成員中,大多都有一位擁有較強官殺道氣場的心性。而重度食傷道孩子,其父母中也多數會有一位如此,而且父母的食傷道強烈,每多只顧著自己外出耍樂消遣,而不理會家中的孩子,直接交由老一輩的祖輩照顧,任由老人家寵慣了孩子。待孩長大一點后,父母也會任由孩子放縱地生活,因為造成了遺傳的心性和生活模式。然而,現代的情況卻是更多由社會的大氣場所驅使。中國曾經的一孩政策,和發達社會追求人生享受而奉行的少孩觀念等,都加劇了過份印梟而抑制了食傷的氣場,讓矜貴的孩子得到過份的寵溺和過于豐的享受。當遇上西方思潮涌入,自由自主的個人主義融人社會文化,食傷的氣場在大環境同步抬頭,形成印跟食傷兩個矛盾氣場并存而強大的局面。在大環境大氣場的干預下,即使食傷氣場不足的人,都會跟著大氣場而提升,而本身食傷氣場已成道法的孩子,就會變得更加不可收拾了。所以現時食傷強的孩子很多都存在另一問題,就是印也為忌神。他們的表現就是不受束縛、愛發洩、愛享受的食傷特質,但沒法被印來制,即使有印星,同時又成了忌性,有食傷的才華也懶惰于表現和提升,終日好逸惡勞、不事生產,窩在家中玩網游等。如果個人氣場已到了重度的食傷忌性,那么食傷破壞力表現到社會負面的可能性已然十分高,要對癥下藥也十分難。

有些食傷很重的人,可能要等到父母的離世,因是印氣場的關注度突然加強,才有望反剋食傷,開始變得正常過來。

因此,應付食傷道法的孩子要特別小心,他們是天縱之才,但也可能因為洩秀太過,在性格上累及自己,或者在健康上洩氣太多,而成了天妒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