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生辰八字最厲害的格局命理分析

解夢佬 4 0

現實生活中,「格局」這兩個字普遍被解作結構、格式、布局、局面、勢態等意思。

然而,其實八字命理中的「格局」是個組合名詞,兩個字分開來,「格」是動詞,而「局」是名詞。「局」指的是命局,即命盤中的結構和布局組合。而「格」的意思跟「格物致知」中的格字,指的是探究之意。在風水學上有「格龍」一詞,其本意就是探究和判辨山脈來龍。因此,「格局」在命理上來講,實際意義是探究和分辨命盤的結構和布局,甚至是形勢。簡單點來講,格局是為了將命盤分類。

有八字命理的老師認為命盤談格局,就可以不用理會原局的強弱關系,且將格局跟強弱的觀念絕對地分開了。然而,所謂格局,其實也必須有標準來「格」不同的「局」,那談論格局時,又是憑什么標準呢?

一般的標準是依據月令來格局,比如下面的八字:

壬辰  戊申  丙辰(日)  庚寅

因為日主是丙火,月令的申金是丙火的偏財,就可以說是偏財格。

但光以月令來格出一個局來,豈非太過容易,命師們就太過不夠「格」了?因此又會定出其他的一些附加標準來,比如月令申金中的三個藏干庚金、壬水跟戊土,就一定要透出在天干上。如上面的例子,如果不是庚寅時辰,就不能算是偏財格,而要按照月令申金藏干的份量比重再順推下去,看看有沒有透出在天干了。假設上例不是庚寅時,那么就找到申金月令中透出了一個壬水在年干,所以就變成了七殺格,因為壬水是丙火的七殺。

可是,還是有些老師或者派別,又認為必須在月干透出的月令的藏干,才算得上是格,那么這例卻是食神格,因為透出的戊土在申金月令中找得到,而戊土又是丙火的食神。

這些都是一些比較常見的標準,如果月令的所有藏干都沒有透在天干上,就又會有另外的一些標準了。

不同的派別和師承,可能對格局的標準會有一些偏差,但歸根還是大致類同,可說是大同而小異也。然而,這些標準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都以月令作為依據的判斷。為何要用月令呢?這意味著什么呢?很簡單,因為月令在命局中可謂權重至大,也就是說,月令是原局八個所有字中的最強,那試問格局跟強弱又怎脫得了關系呢?

或許這樣格命局還真不夠「格」,所以又有另外以整局的「勢」來取格 (其實是格這局,但古今都慣用「取格」來替代「格局」),比如棄命從殺格、壬騎龍背格。那么這些趨炎附「勢」的標準,又是憑什么來格局呢?

如果有深入些研究過竹八字命理的易友們都能輕易發現,其實棄命的格局跟什么壬騎龍背、玄武當權之類的名堂,其實是針對不同情況的真或假從格而言。而從格本身的定位,就是由命局中的強弱差別來判斷的。因此,就連這些名堂有趣的格局,都是以強弱作為依歸。

其實,前人以月令來格別命局,是比較合理和具意義的,原因是月令佔著命盤中最強的份量。從心性的角度來講,月令中所藏的十神,甚有可能是命主最強的心性特質,也就是其人生的道法所在。命主人生的路向,會憑其主要心性作決定,成為主體的特質。這種特質主導了命主的思想和行為,進而決定了其事業的偏好和選擇的偏好,便更間接并有力地影響了吉兇的效果。

如果有一直留意醍山文章的網友們,都會對吾門學理中看待忌神的概念。忌神就是命局中有余者,是過于自己也甚而超越于他人的,所以它是命主的道法所在。如果能擅用得好,忌神就是人生成就的工具;若然不能用得其法或者無法自我駕馭,也同樣是自毀的兇器。

以道法來專稱這個忌神,因為人生的道法是命主的人生道路,既能走向好的一面,亦可能走向壞的一方。前人以月令取格局的名稱,其義就是從命局中判別出一個人的道法來。而道法就是人生的路向,也因此格局其實就是要判別命主人生中的主要路向。

誠如前述,這個道法是人生最突顯之處,就是命盤中命主最過而有余的十神心性。過而有余的,本質就是忌神,而忌神到底是好東西還是壞東西,就得看到底忌性有多強大,還有忌性能否被壓制和轉化為正能量的可能性了。

很可惜的是,格局的取名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情。一個格局若是依據月令之法來取得,就很有可能純粹是月令最強且最突顯的十神,也就是命主的忌神道法。然而,到底這個道法在命局中能否發揮到正面的效果,又是否真的「忌」呢?單純去論格局是不能準確瞭解的,充其量就只能從前人對不同格局所提出不同的喜忌原則。但這些原則是呆板的,并不變通,就是即是不同的八字,只要屬于相同的格局,都只能具有相同原則去判斷全局。

打個比方,如果八字是屬于正官格,就是說其道法偏向于正官之人生路向,也就是當官。其原則是正官這個十神星宜露出來,才是威顯的大官。同時時上又要有財為真貴,又怕有沖,又不能見傷官七殺,喜歡印和財。這都是這一個格局的應用原則。也就是說,只要是月令有正官,又透露出來,又沒有七殺和傷官,又有個財星或者印星相見,就很合適當官去,且是高官。事實呢?即使符合了原則,但月令正官到底有多強,真不用去理會嗎?

十神就是命主的心性,有正官十神突顯,代表這個人具備了管理的能力,也同樣具備了這方向的心理傾向。如果正官的強度是恰到好處,就說明命主這方面的能力是過人之處,更能發揮到恰到好處的程度。相反,如果正官特質太過強了,這就不能說是管理的能力,而是好管閑事,且思慮過多,經常讓自己承受不必要的壓力,而且因為忌性太過,而心性上就更執著于權力,卻又更憂慮過慎,或者做事刻板,不會變通,且處事畏首畏尾。對于這樣的命主,我們是否還應該鼓勵他們去當官呢?這種正官意識過強的人,在權力之下會唯命是從,在權力之上只會顧存官威。有認識對著上司就拘謹謙恭、唯命是從,但對著下屬就指指點點、板起嘴臉、不茍言笑的人嗎?這些人也可以是屬于正官格的。事實上,有不少官也的確是這樣的人,從集體意志的社會標準或許這類人是當官的模樣,但在個人意識的層面上來判斷,對于個人或社會來講,這類人又是否合適的人選呢?正官格,其實也必須再辨清正官是真的能用,還是用而適得其反,因為正官格所指,其實只是該命主心性追求的反映,并不一定是其能力所在的正面效能。真正正官格的人是具有正直管理之心,只是這份正直之心會否直得頑了,管理之志會否管得多了,這才是真正需要去審察的問題,而并非單純看出是否一個格局定義而已。

應用格局的確對于不少類型的八字,都起到了方便判別分類,而且便于拿捏喜忌,是一條習命理的捷徑。可是,如果不從基礎的陰陽五行去著手,就無法理順學理,無法靈活運用,更遑論隨手拈來一個八字,能自如判別出喜忌的能力。有不少初學八字的易友們,就是在格局中給迷失了方向,因為有時候論好了格局,但斷起事來,這個格局帶出的原則和應用法則,好像又對不上,更有出現的情況是,這個格局的名堂,到底指的是命主的用神還是忌神也摸不清。因此,很多易友在聽老師判別格局和斷命時頭頭是道,看書上以格局論命亦是津津樂道的,但一到自己拿起個八字來,就變得手足無措。尤其是按原則判出這種格局,但實際又卻截然不是那回事時,就更容易被挫敗了。

八字命理可以格局去學習和斷命,這是前人留下來的知識和經驗結晶,但卻要師古而不古,也要明白三易。在大原則下是「不易」,比如日干作為命盤的重點論述主體、月令有著至高的權重、天干有十個等等,這些是不改的,除非你能自創一套新的命理系統來。可是,每個八字都可以是「變易」的,即使分屬同一格局,也未必能完全套用相同原則去斷命,必須靈活運用。但運用什么,如何運用呢?就是「簡易」了。任何口訣和原則,理應都能跟最基礎的陰陽五行生剋制化脫不了軌,如果只能將訣用得上,卻怎也無法解得通,就說明自己連訣是如何歸納出來也不通曉,是否在該情況下能用得上該訣也沒有充分把握了。八字命理本來就是陰陽學說之演化,又如何不能以陰陽學說去解釋其本源呢?所以格局是死的訣,歸根究柢還是要判斷陰陽五行之間的強弱輕重,方可針對每個不同的八字作出靈活的推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