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測八字格局之財官格

解夢佬 5 0

《淵海子平》的藍本是《子平三命通變淵源》,書中徐大升其實只列舉了十八格,就是所謂《淵海子平》的內十八格了。第二個列舉的格局是「雜氣財官格」,現就之細論如下。

【原文】: 經曰:財官印綬全備,藏蓄于四季之中,辰戌丑未是也。如官露、印露、財露則不妨也。如辰宮則有乙木、癸戊土;戌官則有辛金、丁火、戊土;丑官則有癸水、辛金、己土;未宮則有乙木、丁火、己土也。

這個格好不好啊?抱歉,就像正官格一樣,徐大升其實是沒有指出的,乃因格局真沒有必然好不好之理。單純搞到了格局名稱,而不去深究喜忌之別,亦不探討喜神可用不可用,用得了多少力量,何可妄論一個格局好或不好呢?

這節沒有像正官格般言明要月內取格,可原著搜得的命例中可見,其要求還是月令見四季土,即辰、戌、丑或未,而這個土內所藏的干又恰兼備財、官和印三者齊全,方成這個雜氣財官格。

按原文所謂經曰財官印綬全備,藏蓄于四季之中者,跟徐大升在原著中所列出的命例,似乎是看不出其理也。原著的命例只著重了官露、印露或財露的情況,卻沒有太深究經曰的兩句話來。我們也不深究書中何謂經曰,是哪經也不追究好了,但既然諸君奉《淵海子平》為經典,而此經典內又引用的經典,怎么也應該深究其所述之理。

其實,所謂「財官印綬全備,藏蓄于四季之中」,要求的是財、官和印都全備,而且藏蓄于四季土的里面。書中引用了此經所曰,但所定之格局卻沒有此嚴格的要求,以任何日元對應任何四季土,亦可以成格。基本上,徐公所定的雜氣財官格,似乎只不過是但凡四季土在月令,對應任何日元,只要有財或官透出便可論成格。

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茲因以月令取格,一向最怕的就是月令逢四季土,此四季土氣最雜而不純,最難取格。社會對財和官的物質追求,一向是最強的,也是大多世俗人眼中定義人生貴賤的標準,所以但凡命局有財有官,就說明此命主有社會標準的追求,避開雜氣四季土來論,純粹取其有財官成格。其根本理念跟正官格無異,只是四季土在月令,一般都很難做到正官格的純正。

按徐公所引之原出經典,未土內應有財、官和印全備,而丑土內亦同,戌土亦如此,辰土也是。那到底要如何才能做得到呢?(事先聲明,這句經典其實不是用在雜氣財官格的)

細研四個地支墓庫土,可以發現除了辰土之外,丑、未跟戌三個地支的藏干,都能形成兩連相生的關系。不按氣之次序,丑土藏己土相生辛金相生癸水;未土藏乙木相生丁火相生己土;戌土藏丁火相生戊土相生辛金。三者中,丑和未所藏的干是全皆相同陰陽屬性,都是陰干。而戌土所藏戊土是陽干,其余丁火和辛金是陰干。至于辰土,內藏癸水相生乙木,但戊土就無以排列成相生關系。

原經所謂財官印綬全備,就是雜氣四季土指所藏的三干應是財、官跟印綬這三個十神星。為何有這要求呢?原因跟正官格一樣,是出于保護取用的官為前提。正官格實有兩種情況的表達,一是身旺正官格,正官為喜用,喜財滋官而有護,如遇食傷則喜印來反制而有衛。二是身弱正官格,正官為過人之力,喜印為用而又來受生,轉有余之力量去補助不足之用神。雜氣財官格亦秉承了這個思想,既以官作通關之神,亦作取用之星,故喜財亦喜印。

先論丑土月令的情況。只要是財、官和印,兩連相生的關系就必定是財相生官,而官相生印。丑內藏干兩連相生是己土相生辛金,而辛金相生癸水。因此,要符合此經所言,財星五行是土,官星五行是金,而印星五行是水,那就只有日元五行是木才可以做到。

由于所論是財官,而非財殺,也影響了日元只能是甲木而不可以是乙木。甲木日元,月令丑土雜氣的情況下,四季土內就形成了財官印綬全備,而藏蓄于季土之中的局面,此謂之可成格。然后,只要己土財、辛金官或者癸水印三者其一能透于天干 (理由請回顧醍山前篇《》),就謂之理想。

甚么是理想?理想不一定是相對上的佳善。徐公原文所講是「如官露、印露、財露則不妨也」,即露則不妨,沒有說是好,只是反推其意就是不露則有妨矣。

財、官或印透露于天干是否一定不妨呢?醍山不敢茍同,起碼在丑土這個例子中不能這么說,但因涉及到另外理論,暫且不談,但丑月月令而甲木日元,本身也就容易有正官的氣質,這是不錯的。

接論未土月令的情況。財是乙木、官是丁火,而印是己土,即是日元反推應為庚金。這是最合符雜氣財官格的一個四季土。

續論戌土月令。財是丁火、官是戊土,而印是辛金。可是由于仍以財官而不論殺為前提,辛金只能是偏印,而不是正印,因此日元是癸水。撇除辛金被迫作為偏印看,戌土月令配癸水日元,只要戌內任一藏干透出,也很符合雜氣財官格的所有要求。

那么辰土月令呢?辰土麻煩的地方是沒有兩連相生的關系。然而,在地支配合有酉金的情況下,結合地支六合中辰酉在氣勢上有合金的特性,也勉強出現了酉金生癸水,而癸水生乙木的面貌。故此,這里反推的日元就是丙火。丙火日元,辰土月令,月令既是食神,同樣又是官庫,配上年支有酉金正財,仍然可以成格。

不過,且回看徐公在原著內所舉的一些命例。

命例一:

戊子  乙丑  丁未(日)  辛亥,以辛為財。這是李柳帝造。成格非常簡單,就是丑土月令,而丑是跟日元有什么關系不重要,只要丑土內任何一個藏干透出,而其又能跟日元產生財、官或印的關系,就成格了。這造辛金從丑土中透在時干,是丁火日元的偏財,就成雜氣財官格了。

命例二:

壬子  甲辰  己卯(日)  壬申,以壬為財。這是黃狀元造。月令辰內無壬水的,只有癸水,但只要是水就行,哪怕是什么水也好,透到天干就成格。所以這亦表示醍山上述要求正官為標準是可能被認為多余的,應該七殺透出也沒有問題了。

在 《淵海子平》論雜氣一節中這么說:「假日干是甲,而得丑月,貴既在中,辛則正官,癸為之印綬,己則為正財,不知用何者為福,要在四柱中看透出是何字,隨其所出而言其吉兇」。

何謂吉兇,即非單以格局名稱可以判別,還得看透出了什么。接著又云:「大抵雜氣要財多,便是貴命」,意即財多為貴,即透出豈非好么?那么官透出跟印透出哪個不好呢?沒有提及。所以何謂吉兇,還必須審視全局方可論之,純不是看到正官格就說好,看到雜氣格又說好,于是看看自己的命盤應歸類于內十八格的什么格,就依書直說。且看原文,就連徐大升也沒能單純以格局歸納出應該如何言好與不好,真能依書直說嗎?

再回到書中所引之經典來論,所謂「財官印綬全備,藏蓄于四季之中」根本不是單論雜氣財官格,而包含了雜氣印綬格在內。書中所定義的雜氣財官格,是日元不管是什么,只要月令是丑未辰戌任何一個,而又不會因為年柱和時柱入了其他的格局,兼之天干透出財、官,或者同時財官,才能入雜氣財官格,但如果透出的沒有財也沒有官,而有印的話,就入雜氣印綬格。

不過,且看《子平三命通變淵源》這本徐大升的藍本原著如是何說雜氣財官格:

「辰戌丑未月生者是,若煞旺官少則要制伏,多則損之,少則益之,要行財旺之運。」

這里更沒有提及成格的要求,但在其列舉的十一個命例中已可見一斑。

由于雜氣格是不純的關系,取格和取用都難,因此其歸納如下:

  1. 雜氣格因為不純,取用難,能取得用理應也沒有什么力量,可是王羲之和秦檜這些大人物也是雜氣格的命;
  2. 基本必須條件是月令是四季土;
  3. 即使是月令四季土,能入他格就他格,什么格也入不了,就看看透出了些什么就打它入那類雜氣格;
  4. 雜氣格根本就是不知如何定格的雜項,因此也相信定義這格的原創者對其研究也不深;
  5. 總結是雜氣格不用再討論,還是從命局的陰陽強弱和五行生剋去看高下,雜氣格是多余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