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古代人的命盤如何分析?姓名測吉兇

解夢佬 6 0

「三家分晉」的時代是春秋戰國時期,也是資治通鑒這部認定的戰國時代的開端,這個時代不要說出生時間,即便是出生日期都可能無從考據。這個時代也沒有照片,要看出相貌也不可能,也沒有手紋拓圖等資料流傳,要去探究作為命理學能夠切入的憑借指標,似乎也只剩下「姓名學」了。

然而姓名學的發展非常的短暫,從宋明理學發達,開展出皇極經世學,到宋代蔡九峰首創《八十一名數圖》,可以用文字筆畫數觀察吉兇;但是姓名學發展到了近代日本姓名學家熊崎健翁,才將《八十一名數圖》應用于姓名學筆畫上,正式開展出「姓名學」這門學問。

姓名學至今的發展不過百余年,要套用戰國時代的名字,在吉兇上是否如出一轍?并且姓名學是是用唐朝后流行的「楷書筆畫」,戰國時代是用「大篆體/籕文」又讓姓名學能否套用古文名字留下甚大的問號。更甚者,戰國時代的古人除了姓、還有名、甚至有氏、還有號,多樣性無法簡化成「單一名字論吉兇」,讓判斷上古人的命運產生極大的困難。

要從上古人的姓氏名號下手研究命運,可能緣木求魚,但是若從后人給與「謚號」來論斷,則可能教能研究出所以然,因為謚號是對人的一生給予評價,從一生的總歸來探究,或許比多樣的姓氏名號來得有見地,相較于多樣的姓氏名號,具有單一性。本文就考慮篆文與楷書筆畫的差異,直接用楷書筆畫針對謚號筆畫來判斷姓名學吉兇,作為拋磚引玉,希望更多的姓名學研究者來探索上古人的姓氏名號。

三家分晉的主角,分別是當時晉國勢力最大的四個士大夫知襄子、韓康子、魏桓子、趙襄子。其中勢力最大的知襄子,假借壯大晉國之名,向其余三大夫征要土地,韓、魏不敢不從,只有趙不從,知襄子遂聯合韓魏攻趙,可以說是先有「三家分趙」。在一番的抗戰中與謀士的縱橫捭闔,趙襄子成功拉攏韓、魏倒戈攻知襄子,成功守住趙并且滅掉了最大勢力的知伯,爾后三家才再度聯合「三家分晉」。韓趙魏三家不僅背骨于知伯,又背骨于晉,連推翻兩次自己頂頭上司,可以說是非常好的研究案例。

探究韓康子、魏桓子、趙襄子三人,趙襄子的生世最坎坷但也最精彩,從一個其貌不揚的妾生子,從小勤學爭鋒到接受趙家的領導人地位,可以說是風風雨雨,又跟知伯的恩怨與決勝的晉陽之戰,無不讓人對趙襄子這位「創業家」肅然起敬。從姓名學的筆畫來看,韓康子、魏桓子都是31畫,在皇極八十一吉兇數的評價是「智勇得志,博得名利,統領眾人,繁榮富貴」相當吉祥富貴的數;趙襄子則是34劃「最大兇數,見識短小,辛苦遭逢,災禍至極。」非常兇險的數;知襄子是28劃「遭難之數,豪杰氣概,四海漂泊,終世浮躁」同樣也是兇象的數。

所謂的吉兇的意涵,吉則平淡穩定,兇則顛頗危機,吉數并不能表示大富大貴,代表成功的路徑上走的路穩定,兇數也不一定代表溝壑橫尸,而是寓意人生充滿挑戰危機,當平順的人生沒有好的企圖,終身平凡;當危機的人生能有好的駕馭,則成創造豐功偉業。三家分晉的四位主角,最強勢力但招致倒戈破滅的知伯,與一路面對險境成就開創事業的趙襄子,都是面臨巨大危機逼迫,一個被危機擊倒失敗,一個跨過危機成功,這正是兇數所呈現的「刀口上的人生」。相對于韓康子是三家中土地最肥沃、不敢得罪人的魏桓子則是吉數呈現「安然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