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測算
八字精批 紫微鬥數 八字合婚 終生運勢

以偏印格為體食神為用,命局里有偏印食神好不好,什么含義?

解夢佬 17 0

【命例1】男命以偏印格為體,食神為用
        年  正印  庚子  祿        月  七煞  己卯  食神日癸卯食神時偏印辛酉偏印原注:癸水生卯,己土煞星天干透出,是以有煞只論煞。蓋喜煞衰,要嫌地支
      
兩重乙木暗來克煞。作七煞制伏太過,則為重病。蓋得辛酉時,沖去卯木為藥也。早行南方衰煞得地,躍登科甲,運入西方金運,制去病神。位登宰相名顯天下,貴而且壽。直入亥運,會起木來損煞,膏盲之疾復作,忽生奇禍而死。
命例注解
一.大運:庚辰辛巳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
二此命例原注之意,「己土煞星天干透出,是以有煞只論煞」。此論是引經之曰:「有煞須論煞,無煞方論用」。 此經之大意是說,于四柱中有七煞天透地藏,或于四柱多重時,要以七煞論為主體論用。如四柱無七煞,才以其它十神為主體論用。因七煞是克身之兇神,如成格或多見,影響日主之吉兇是很大的,所以要優先論之。但此命例中之七煞,是屬于地支無根,而浮于天干的弱煞,它影響四柱之作用可說是微乎其微。因此此命例,原注以七煞為主體論用之引據,是過于牽強。此八字是宰相之命,依原注言此命例,是以地支雙「卯」旺食,克「己」土弱煞之局,見時「辛」偏印克食化煞為用。
 于行南方財運時,滋生衰煞而躍登科甲。運入西方金印運時,則制去「卯」食神克七煞之病神,而位登宰相名顯天下,貴而且壽。直入亥運,會起木傷官來損煞,膏盲之疾復作,忽生奇禍而死。
所以原注之注解此命例,是以「七煞格為體,食神、印綬為用」之局。今就以「七煞為體,以食神偏印為用」之局,論其局是為佳或為否,能貴為宰相之命。
論格局之體用,如取七煞格為體,以「食神制煞」為用之時,四柱不宜又見「煞印相生」。如是「煞印相生」為用之時,于四柱又忌再見「食神制煞」。是食神與偏印兩者,不能同見于七煞為體之局中。
如「食神制煞」與「煞印相生」并見于四柱。雖然兩者皆可為「七煞格」所喜,但是在「印」與「食神」相戰的情況下,「印」與「食神」俱無力去克泄「七煞」,變成七煞無制的八字。經曰;「七煞格制印俱有祿碌難遂」。
通明賦云:「制煞不如化煞,然制化不能并立。有制不必有化,有化不必有制。倘若化神弱,制神強,施恩有不足之怨。化神旺制神衰,臨事無禁制之能」。然觀此造四柱食印皆見,實不符七煞格不宜四柱食印皆見之用,見者是為敗局而非佳局,實非是宰相之貴命。      
又此命例己七煞無根,則無以成格為體。故非以「七煞見偏印制食神為用」之局,與體用不符。即知此造非原注所注,以「七煞見偏印制食神為用」之局。再以月令十神取格為體之法,取「食神格為體,偏印為用」。論此命例之吉或否,是否此造為宰相之貴命。
此命例如以月令「卯」食神取格為體,時柱「辛」偏印格為用。則食神格忌見偏印,因「偏印」是克「食神」之十神。故食神格忌偏印天透地藏,見之即作破格論。破格之意是「福業不佳、功名難成」,更有壽夭之憂。經曰:「食神大忌偏印,為倒食」。 食神格用偏印,是為忌用而非喜用之局,如于四柱見有「偏財」出干,克制偏印,就不懼偏印,食神就得以安然。再以食神生財,則可反敗為成,而為佳局。然此造四柱不見財星,如此以「食神為體偏印為用」,就非佳局而是否局,何以是宰相之貴命。 再論「食神格為體,偏印為用」之行運喜忌:
1.喜行財運,食傷運亦吉。
2.忌印運及官煞運。

原注言此命例行南方財運,而「躍登科甲」。以食神格用偏印,則喜財護食,再以食神生財,則符合此吉兆。但行西方印運,而「高登宰相之位」則就不符此吉兆。因印是食神格之忌神,應為破格之運,何能高登宰相之位。即以月令「卯」食神為體,「辛」偏印為用,是否局,而非是貴為宰相之命。則以十神于四柱「天透地藏」取格為體之法論之。
如此命例是以時上「辛酉」偏印成格為體,地支見二「卯」專位食神為用。于四柱見三印一祿,是為身強印旺之局。而食神為用,則可泄身印二旺,是為身印二旺以食神泄秀之佳局。再者依印用食傷之行運喜忌而論,是財運吉,食傷運亦吉,七煞運為福,忌行官運:             
1.印旺于財運被制,則制旺印而就「食傷生財」為用。如印淺則不宜逢財運,否則印遭食傷泄、財克之克泄交加,則印敗。
2.印用食傷,逢七煞運則棄食傷,而就「煞印相生」為用。
3.官是順生之十神忌反克,故行官運則官遭傷官制、食神合而忌。

依此造行南方財運,印旺喜于財運被制,則制旺印而就「食傷生財」為用之 佳運。則符合躍登科甲之論。 行西方印運,是生扶日主之運。而日主已是身印二旺,雖有食神泄旺,但也 不宜行扶身之印運制食神。故此運高登宰相之位,似也不符也。如此以「偏印為體,食神為用」之格局,行西方金運,皆不符高登宰相之位。此時則要以此造八字「調候用神」為先之用著手。
此造癸日卯月生,以庚辛為調候為先。如見庚辛透出,無丁偏財者,主成功。而此命例就是庚辛出干,又不見丁偏財之局,故官貴為宰相。
經曰:「二月癸水,不剛不柔,乙木司令,泄弱元神。專用庚金為用,辛金次之。庚辛俱透,無丁出干者,貴由科甲」。
此造「早年行南方衰煞得地,躍登科甲」。南方運是辛巳、壬午兩運。行巳運,巳為火土兩用為正財丙地支運、也是戊官之地支運,而此造四柱天干并無丙或戊出干,故巳不能能言是戊官、丙財得地旺運,只能言行正官戊,正財丙地支運。如只憑行平常之正官、正財地支運,而能躍登科甲,似乎太過牽強。
行午運,然此造之年齡是27-36歲之時非早年,故不可能是于此午運躍登科甲的。午為火土兩用,此造月干見己煞,故為己煞之地支旺運。依印用食傷之行運,如行煞運則印棄食就煞,是為福之運,故可推論于午運,此造之官場運應亨通。 實則此造17-26歲年齡之時,行辛巳運,辛運為調候用神,通時支酉根,是辛調候用神天透地藏之佳運,故而躍登科甲。而非行南方衰煞運,躍登科甲也。壬午運官場亨通。行西方金運,甲申、乙酉之申酉運,皆為庚辛調候用神之旺根,為此造于調候用神得地之運,故登宰相之高位。而非原注所言:「運入西方金運,制去病神。位登宰相名顯天下」。行亥運劫財助身之運,為身印二旺不宜再行助身之忌運,如見之則助身過旺而兇。故此造于亥運,膏盲之疾復作,忽生奇禍而死。
依上述之體用分析,此命例「早行南方衰煞得地,躍登科甲,運入西方金運,位登宰相名顯天下,貴而且壽。直入亥運,會起木來損煞,膏盲之疾復作,忽生奇禍而死」。其格局「體用」之論,應是以「癸日生卯月」為體,以調候為先之「庚辛」用神為用。